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240|回复: 0

十年发动四次战争(二十一年打了七次战争) --- 吴王夫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9 14: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崇让堂 于 2020-4-9 14:54 编辑

越国攻吴

公元前494年,吴王夫差率军为欈李之战复仇,攻入越国。在夫椒(今浙江绍兴北)之战中,吴军一举击败了越军,此次讨伐越国,吴国自身也损失惨重。据清华简《越公其事》记载,吴国虽然获胜,但自身也损失惨重:“吾始践越地以至于今,凡吴之善士将中半死矣!”越王勾践主动前来求和。吴国最终还是答应了越国的求和。这之后,越王勾践与大夫范蠡还主动到吴国作下臣,以赢得夫差信任。

一、伐陈

先后击败楚国、越国,吴国周边已不再有对手。自然而然,夫差便把目标放在了中原。为警告楚国,公元前494年8月,夫差特意派出大军前往讨伐楚国盟友陈国。吴军伐陈之战虽然并未取胜,却将楚人吓得不轻。公元前489年春,在休整五年后,吴国再次出兵伐陈。陈国无法抵挡吴军,只能向夫差俯首称臣了。

二、伐鲁

公元前488年春,吴王夫差北上到达了鄫地(今山东枣庄东),与鲁国会盟。为伐齐作准备。会盟中,夫差居然要求鲁国向夫差进献百牢之礼!按周礼,进献天子也才不过十二牢,鲁人慑于吴国实力,不得不献上百牢之礼,却对夫差能否作霸主产生了强烈的质疑。鲁人侵入邾国,在公元前487年3月夫差率兵北上,前往伐鲁。在夷地(今山东泗水附近)之战中,鲁人的顽强抵抗,夫差向鲁国提出了和解,双方盟誓。

公元前486年秋,吴国在邗地(今江苏扬州北,运河西岸)筑城,挖通了淮河与长江之间的水路。这条水路一打通,吴国军队进逼中原就更加方便了。完成了这一重大工程后,吴王夫差将征战目标放在齐国身上。

三、伐齐

公元前485年春,夫差借口齐悼公毁约,联合鲁、邾、郯三国共同前往伐齐。齐国陈氏杀死齐悼公,想消除夫差伐齐的借口。然而,夫差既然来了,当然就不会轻易撤军。他先在军门外为齐悼公哭丧三天,随后又派军从海上出发,试图偷袭齐国,却被齐人击败。

四、再次伐齐

公元前484年,夫差率军北上,与鲁国军队会合后,第二次讨伐齐国。5月,吴、鲁联军就攻克了博邑(今山东泰安东南),并一路进攻到嬴(今山东济南莱芜区西北)。双方军队在艾陵(今山东济南莱芜区东)展开了一场大决战,结果吴军大胜齐军,不但杀死了齐主将国书、陈乞等人,还缴获了齐国兵车八百乘,得甲士首级三千!齐军固然损失巨大;但在齐人死战之下,吴军损失必定也不小。因此,虽然齐人战败,却并未向夫差称臣。伐齐回国后,夫差听到伍子胥在出使时竟然将儿子安置在齐国,盛怒之下,夫差赐予伍子胥一把属镂剑,逼他自杀。

从公元前494年到公元前484年,十年之间,夫差发动了四次战争。

艾陵之战后的次年,吴国发生了大面积饥荒,吴人将稻谷和虾蟹吃得连种都不剩了。夫差急于争霸,他派出大军北征,将邗沟(今江苏扬州西北至淮安之间入淮的运河)再度挖深加长,向北接通了沂水(源出今山东沂源县鲁山,南流入苏北),向西联通了济水(古代水名,源出今河南济源西王屋山,大部分河段成为今天黄河水道)。济水连通中原与齐国,沂水连通吴国与齐、鲁。

公元前482夏,夫差在黄池(今河南封丘南,济水古道南岸)举行盟会,王室大夫单平公、晋定公、鲁哀公都参加了。将王室大夫招来,夫差意图已很明确,就是要让王室正式承认吴国霸主之位。可就在这节骨眼上,吴国后院却突然起火了。

趁夫差外出争霸,越王勾践率重兵前往伐吴,俘获了夫差太子友、王孙弥庸、寿于姚等人,并攻入了吴国国都!越人入吴的消息传来,让夫差心惊胆战——为防泄密,他竟然亲手杀掉了知道此消息的七个人!

为确保自身安全,夫差听从王孙雒建议,大张旗鼓地炫耀武力,终于令晋人知难而退,答应让夫差先于晋国歃盟。这意味着,夫差梦寐以求的霸主之位,焦虑不已之中,终于到手了!之后迅速率大军撤退,赶回了吴国,并送重礼给越国,请求和解。越王勾践答应求和。

越国攻吴

公元前478年3月,越王勾践二度率军伐吴,在笠泽(或为今吴淞江)与吴国军队对峙。在晚上,勾践命左、右两军高调鸣鼓,发起佯攻。吴军不明敌情,马上分兵前往抵抗。此时,越军主力却悄悄渡河,向吴国中军发起了突然袭击,结果再次大败吴军!

公元前475年11月,越王勾践第三次讨伐吴国。这一次,吴国已完全失去了与越人正面对决的勇气,只能困守国都了。越国大军顺势围困住了吴国都城,长达三年。公元前473年11月,吴人终于崩溃,主动向越国投降,吴国自此灭亡。越人的入侵,就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公元前494年到公元前473年,二十一年间,吴国打了七次战争。

夫差执政的二十三年,吴国可谓是“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夫差人生的悲剧,有人认为是他放过了越国,养虎为患;也有人认为是他贪图享乐,重用奸臣、疏远诤臣。然而,造成吴国“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关键因素,还是在于夫差的好大喜功、频繁征伐。

《管子·参患》有云:“故一期之师,十年之蓄积殚;一战之费,累代之功尽。”这句话充分说明了战争对于国家资源的消耗有多大。

吴王阖闾公元前515年篡位为王,到公元前506年才发起灭楚之战;公元前496年,伐楚回国十年后,阖闾才发起对越国的报复之战。可见,阖闾时期每次发起对外战争,都要十年左右的休养生息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当代吴氏  

GMT+8, 2020-7-5 19:09 , Processed in 0.27475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