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153|回复: 0

衡山国 与 长沙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3 01:5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崇让堂 于 2019-2-3 13:23 编辑

河南省南阳市南召县,位于伏牛山南麓,南阳盆地北缘,南接南阳市卧龙区。在南召县的东部,云阳镇北面二公里处有一座山。相传西汉末年王莽带兵追赶刘秀是,刘秀逃之此山夜宿,五更闻鹿鸣而惊醒,得以避难。后来,刘秀做了光武皇帝,就下诏封此山为“鹿鸣山”。这里有中原人类的共同祖先——南召猿人,是迄今发现的中国“四大猿人”之一。在汉代称“云阳关”,现在称为南阳关,最窄处仅50余米,不愧为“万夫莫开”的重要关口。云阳镇自古是屯兵和人类居住之地。鹿鸣山位于古镇中心西方,也即盆地中央,这即是古代的衡山。隋代“衡山”有四处,分别在河南南阳、安徽合肥、江苏苏州、湖南衡阳。南阳衡山是最古老的衡山,鹿鸣山(主峰海拔不到400米),就是远古的衡山。因为《水经注》记载:淯水(今南阳城区的白河)出弘农卢氏县支离山,东南过南阳西鄂县西北,又东过宛县南,淯水又东南流历雉县之衡山,东径百章郭北。《中国古今地名大词典》写道:“雉衡山在河南南召县东,本名衡山,今曰郦鸣山(即鹿鸣山),接方城界。”
公元前207年七月,刘邦从韩国故地出发,进攻南阳(宛),之后从南阳出击丹水之后,又回师制服淅郦、胡阳之秦军。在胡阳(河南南阳唐河县,与今湖北襄樊接壤),刘邦部得到了番君吴芮的部将梅鋗的加入,实力大增,从而攻克了武关(今陕西省商洛市丹凤县东南武关镇),并且“屠武关”(屠城)。拿下武关之后,刘邦军队一往直前,秦朝政权只等刘邦撷取。 公元前206年正月,项羽分封天下,吴芮被封为衡山王。

由此可见,在秦二世元年(前209年)秋,陈胜吴广发动大起义之后,吴芮即率兵北上,横扫现今湖北全境的秦朝势力,吴芮的势力直达现今的河南境内,也即是现今的南阳鹿鸣山(古之衡山)之下。所以刘邦才可以在这里与吴芮的部将梅鋗汇合,进攻武关,攻克武关之后,刘邦与梅鋗的联军杀尽了武关的秦朝军民。

也正因为这样,说明吴芮的势力己达衡山,所以吴芮自然被封为衡山王,立衡山国,都城在邾(在湖北武汉市新洲区与湖北黄冈市禹王街道一带)。也由此可见,吴芮的衡山国,范围包括江西鄱阳湖以北与湖南洞庭湖以北的地区,衡山国的北部边界起码包括了河南的南阳地区(古之衡山的所在地),疆域十分广大。

而吴芮的女婿英布,被封为九江王,九江国的范围在鄱阳湖以南与以东、巢湖以西、淮河以南的地区。九江国的国都为安徽六安。吴芮的部将梅鋗被封为十万户侯,地点在皖南地区的安徽黟县一带。

然而,公元前206年正月吴芮被封为衡山王,四个月之后,项羽指使吴芮、英布、共敖等杀死前往湖南彬州的楚怀王义帝熊心,但吴芮不从。在英布杀死熊心之后,项羽发兵抢占了部分衡山国的地盘。

四年之后,楚汉战争结束,公元前202年2月,刘邦分封天下,分封了九个同姓王和八个异姓王,吴芮被封为长沙王,长沙国的都城在湖南长沙。吴芮的女婿英布被分为淮南王,淮南国的都城仍在安徽六安,吴芮的部将梅鋗仍被封为十万户侯,但地点改为长沙以南的湖南安化一带。

刘邦分封天下之后,楚王韩信、越王彭越、燕王臧荼、赵王张敖、长沙王吴芮等上书刘邦,请求刘邦称帝,刘邦三次推让之后,于2月28日,在山东定陶汜水之阳(今山东菏泽市定陶区)举行登基大典,即皇帝位,定都长安,史称西汉。这刘邦称帝前的举动来看,刘邦也可称为三让皇(三次推让皇位)。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刘邦分封的八个异姓王,只有长沙王吴芮和赵王张耳得以善终,其它六个异姓王均被杀身亡。

由于吴芮的衡山国地域广大,而且靠近汉朝首都长安,所以刘邦心怀忌惮,撤消了衡山国,把吴芮派到长江以南的长沙,一方面消弱吴芮的势力,一方面让吴芮的势力远离汉朝首都,一方面也希望吴芮阻挡南越王赵佗的军队。因为汉朝初年,赵佗的势力己越过南岭,进入现在的湖南境内。当初秦始皇开凿灵渠,占领岭南地区,发兵五十万,后来这五十万人马都在赵佗的麾下,赵佗在岭南地区掌握着秦国的军队五十万人。如果赵佗要一心北伐,那又是一场大战。如果赵佗北伐,刘邦希望吴芮和梅鋗能够成为屏障。

吴芮因此被封为长沙王。但是吴芮在长沙王的任上,半年之后即去世。

在吴芮的故国---衡山国的北部,即古之衡山(今南阳鹿鸣山)的东南方向约100公里处(今河南驻马店市驿城区沙河店镇<原属泌阳县>后刘庄),在吴芮被封为衡山王之前的270多年前,吴芮的九世祖吴王阖闾的弟弟吴王夫概,在这里演绎了一段故事。据传,吴王夫概在沙河店与越王勾践交战,吴王夫概追赶越王到一条河流的时候,越王已过河。吴王见河水很浅,就下令渡河。刚到河中,上游忽然涨水,山洪暴发。吴军被淹,越军趁机杀来,吴军大败,士兵全被洪水淹死。夫概羞愧交加,引颈自刎。越王尊重对手,将他葬在河的北岸,成为吴王冢。这条河也被称为挡军河。吴王冢东西长大约47米,南北宽大约40米,高7米多。吴王冢离沙河店街的直线距离只有500米,吴王冢在汝河以南约400米处,在吴王冢南侧几十米处的挡军河,虽然没有水,但河沟很深、很宽。吴王冢三面环河。吴王冢北侧400米处是汝河,东侧是汝河与挡军河的交汇处。关于吴王冢,1994年出版的《泌阳县志》有记载。

吴王夫概战败2400年后,在又一场特大洪水中,吴王冢救了一个村的人。当地人说,没有吴王冢,也许就没有现在的后刘庄。据当地老人介绍,1975年8月7日上午,20多名村民看到雨越下越大,就离开了村庄,但村子里的其他村民并没有打算外出逃难。当天下午1时许,村民们得到消息,听说上游的板桥水库的水满了,快要决堤了。当时,村里还有150多人,大家商量后,决定让大家搬到吴王冢上。当天下午5时许,村民全部搬上吴王冢,没想到夜里板桥水库就决堤了,大水排山倒海冲来,整个后刘村被冲得干干净净,连一棵树也没留下。但是后刘庄无一人被冲走,而不远处的张庄冲走了100多人。每逢谈起此事,村民们还心有余悸,都说多亏了吴王冢,称吴王冢为“救命冢”,并自发进行保护。1983年,泌阳县把吴王冢列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后来,吴王冢几次被盗墓,村民都非常心痛。现在,村民们对文物保护的意识更强了,从不让人动吴王冢上一锨土。每年春节和正月十五,村民们都会来到吴王,放炮、放烟花祭奠吴王夫概。

据记载,1975年,河南板桥水库垮坝,打捞到的尸体10万多具,后续因缺粮、感染、传染引起的死亡14万,共24万多人死亡,与第二年的唐山大地震死人数相仿(1976年7月28日,北京时间凌晨3时42分53.8秒,如有四百枚广岛原子弹,在距地面十六公里的地壳中猛然爆炸,唐山顷刻间被夷为平地,24万人死亡)。

据介绍,当时几天之内,全地区有大小26座水库相继崩堤垮坝,9县1镇东西150公里,南北75公里范围内一片汪洋400多万群众被洪水围困,1100万亩农田受到毁灭性的灾害,1100万人受灾,30多万头大牲畜漂没,300多万间房屋倒塌,百万灾民泡在水里,发病率迅速上升,据不完全统计,病人有113.3万。直接经济损失34.97亿元,相当于建专区以来十几年财政收入的总和。沙河店后刘庄的村民在这次洪水中,因为吴王冢而幸存下来。

1975年8月初,3号台风(超强台风莲娜)引发了当地历史上千年一遇的特大暴雨。3号台风穿越台湾岛后在福建晋江登陆。此时,恰遇澳大利亚附近南半球空气向北半球爆发,西太平洋热带幅合线发生北跃,致使这个登陆台风没有像通常那样在陆地上迅速消失,却转化为台风低压,以罕见的强力,越江西,穿湖南,在常德附近突然转向,北渡长江直入中原腹地。8月5日,行径诡秘的“7503号”台风突然从中央气象台的雷达监视屏上消失——由于北半球西风带大形势的调整,“7503号”台风在北上途中不能转向东行,于是“在河南境内停滞少动”,灾祸由此引发。 “停滞少动”的具体区域是在伏牛山脉与桐柏山脉之间的大弧形地带,这里有大量三面环山的马蹄形山谷和两山夹峙的峡谷。南来气流在这里发生剧烈的垂直运动,并在其他天气尺度系统的参与下,造成历史罕见的特大暴雨。从8月4日至8月8日,暴雨中心最大过程雨量达1631毫米,3天(8月5日至7日)最大降雨量为1605.3毫米。最强大的雨带,位于伏牛山脉的迎风面,4日至8日,超过400毫米的降雨面积达19410平方公里。大于1000毫米的降水区集中在京广铁路以西板桥水库、石漫滩水库到方城一带。暴雨的降水强度,在暴雨中心位于板桥水库的林庄,最大6小时雨量为830毫米,超过了当时世界最高记录(美国宾州密士港)的782毫米;最大24小时雨量为1060毫米,也创造了我国同类指标的最高记录。目击者称:暴雨到来的数日内,白天如同黑夜;雨水像从消防水龙中射出;从屋内端出脸盆,眨眼间水满;暴雨如矢,雨后山间遍地死雀。 8月8日1时板桥水库垮坝时,正值深夜,洪峰所到之处,墙倒屋塌,数万人员在睡梦中被吞噬,一座座村庄瞬间荡然无存;200多户人家的沙河店被夷为平地,遂平县城洪水没顶。千年古树根拔起,京广铁路拧成“麻花”;60吨的油罐车被冲到40公里外的宿鸭湖水库。汝南10万人被淹(指尚飘浮在水中),已救4万,还有6万人困在树上,要求急救;全县20万人脸肿腿肿,拉肚子,无药。 新蔡:30万人尚在堤上、房上、筏上,20个公社全被水围住,许多群众5昼夜没有饭吃。上蔡:60万人尚被水包围。华陂公社刘连玉大队4000人已把树叶吃光;黄铺公社张桥大队水闸上有300人6天7夜没有吃饭,仍在吃死猪死畜。宿鸭湖水库:大坝上5万人四五天没吃东西了。平舆:还有40万人在水里,肠炎、脑炎流行。医疗队下去了,但没药物,很多地方出现了灾民有病哭、医生看了病没药也哭的情况。飞机空投食品50%-60%落在水里。驻马店地区的数百万群众,就这样度过长达半个月的时间……洪水退去的地方,到处可见人畜的尸体。尸体在烈日下腐烂。
据介绍,板桥水库垮坝原因是洪水设计标准太低,是大跃进时期的产物。但是,这场特大暴雨,也是水库设计者们未曾预计的。

8月14日清晨,李先念传达确保水库安全的指示,纪登奎说:“如果水库再出问题,我们就下地狱了,决升不了天堂。”上午10时,在武汉军区副司令员孔令德指挥下,对最大的阻水工程班台闸施行爆破。巨响声中,班台闸所有的闸门、胸墙、桥面和部分闸墩都腾空而起,分洪口门由此打开。全部爆破工作进行了整整两天。1975年11月下旬至12月上旬,水电部在郑州召开全国防汛和水库安全会议,会议由钱正英主持。钱正英说:“对于发生板桥、石漫滩水库的垮坝,责任在水电部,首先我应负主要责任。”

1975年8月20日,河南省委得出初步统计数字,全省死亡85600多人,连同外地在灾区死亡的人数在内,最多不超过10万人。当时省委说,这个数字比较准确。中央慰问团在给毛主席、党中央写的关于河南、安徽灾情报告中,引用了这个数字。当时驻马店地委的意见是“不主张再逐个核实”。

8月下旬到9月中旬,张广友和新华社国内内参组吴明华再次到河南、安徽沿旧路,从陆路重访灾区,写了5篇国内动态清样(国内动态清样,即内参,主要提供给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主要领导的情报性质的动态信息)。其中认为,原来报的8.5万人的数字显然是多了,估计3万多人,最多不会超过4万人。

1999年,由钱正英作序的《中国历史大洪水》书中记载,河南省有29个县市、1700万亩农田被淹,其中1100万人受灾,超过2.6万人死难。此数字成为后来被沿用的一个“官方数字”。虽然死者甚多却也不像外国媒体报道的那么多。

在1975年8月的大洪水之前28年前,1947年8月,在驻马店市泌阳县沙河店镇东南约100公里处,河南驻马店市正阳县汝南埠镇,爆发了雷岗战役。雷岗战役旧址距离汝南埠镇政府约3公里,经汝河水岸陈门村的小吴湾、老吴湾,南靠汝南埠镇岗头村的小雷岗、新庄、岗头等组,距汝南埠镇汝河公园蜿蜒长有5公里。

1947年,刘邓大军(第二野战军)分三路千里跃进大别山,中路大军又分为两路向汝河前进。在跃进中,中原局、刘邓总指挥部均在第六纵队的警卫和掩护下进军。8月23日下午,国民党85师吴绍周等部3万余人中的3个旅已占领汝河南岸的渡口和村庄等有利地形。汝河水深三四米,两岸陡峭,水流湍急,不能徒涉,渡口船只又早已被当地民团破坏和掠走。这时尾追而来的国民党十几个师的先头部队已同刘邓大军的后卫掩护部队16旅46团接火。刘伯承对第六纵队司令员王近山等说:“能否在短短几个小时内抢渡汝河,关系到整个跃进行动的成败,从而也关系到整个战局。”刘邓首长命令先头部队在最短时间内想尽一切办法送一支部队过河,趁敌立足未稳抢夺一部分阵地,连夜架设浮桥强行渡河。次日拂晓以后,国民党军以飞机、大炮向汝河渡口两侧二野阵地狂轰滥炸。十六旅部队伤亡很重,有的连队牺牲了三分之一,有的连队牺牲三分之二,营长牺牲,派作战参谋前去指挥,刚到营指挥所,就又阵亡,于是教导员代替指挥。有的连队没有干部了,战士便独立作战。十六旅只能带走一部分轻伤员,重伤员只能留在汝河岸边了。丢弃伤员的事,对每一个伤员的精神都是一次沉重打击。但同时,所有受伤的未受伤的指战员也都明白,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任何一支军队都不会扔下伤员不管的。当年十六旅的会计赵歧贤留下来参加了处理伤员工作。他抹着眼泪回忆说:正阳当时还是国统区,那些伤员真惨啊,这不比在解放区打仗,一个战士可以动员两个民工支前,负了伤,有担架抢救。在这里,只能给他们简单地包扎一下,对他们说:部队要走了,带不上你们,只能靠自己,能回家的就先回家,回不去的,将来再去找部队。给了他们一些钱,让他们找个地方先隐蔽起来。战士们也很听话,都默默地接受了这个现实。但也有的不愿意离开部队,给他钱,他也不要。这些人后来大多数没有了消息,也有个别的回到了老家,也有的又找到了部队。

最后,二野突击队打开了一条长5公里、宽4公里的通路。到了下午4时,4万多南下大军,200多辆大车,顺利渡过汝河。雷岗战役,血战汝河,是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途中最紧要、最严峻、最关键的一次战斗,也是一场最激烈的战斗,它不仅关系到整个纵队的安危,更重要的是关系到中原局和野战军首长、统帅机关和南下干部的安危。

在古之衡山所在的南阳,其东面的驻马店地区,无论是泌阳县的沙河店,还是正阳县雷岗与汝南埠,都曾属吴芮的衡山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当代吴氏  

GMT+8, 2019-9-21 10:40 , Processed in 0.38983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