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811|回复: 0

季札的学者身份 与 季札的拒绝王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9 15:0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深泰中 于 2018-12-29 17:14 编辑


寿梦(寿梦名“乘”,乘表示一个人张开双臂双腿站在木筏上,“梦”字在古代意为“网”)登基成为吴子之后(吴国是子爵国家),立即亲自到洛邑(今河南洛阳)朝见和他一样刚刚登基的东周的周简王,并在沿途访问不少国家。这是吴国近600年来以来第一次朝见周天子,也是第一次出使中原。

寿梦从洛邑回到吴国之后,一面自封为王,成为吴国的第一个王,一面学习包括《尚书》《礼记》在内的等中原的与周朝的先进文化(可能不包括《易经》,因为此时,《易经》可能只在周朝王室中做为国家机密文档而存于国家档案中,并没有流传于民间,只有国家档案馆的馆长“老子“才可以接触到),同时,中原地区与周朝各国的时事新闻,也不断地传到吴国,吴国的时事新闻,也不断地传到中原与周朝各国。在寿梦称王的九年之后,寿梦的第四子季札诞生,季札从幼儿时期开始学习时,就在吴国敬慕中原与周朝文化的氛围中熏陶成长。

此时虽然中国儒学尚未创立,但儒学思想的理论氛围在周王朝的中原地区存在的,后来孔子成为圣人,也是与这种思想密切相关,这种思想,是调和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矛盾的思想。众所周知,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的思想是完全不同,前者思考的是帝王术,后者思考的是革命理论,而圣人做的事,就是调合二者,以免矛盾激化,殃及民众。

有一种说法是南季北孔,季札是儒学鼻祖孔子的老师。说明季札也是在调和矛盾、维持和睦方面,有着很深造诣的,有这个学术地位。

在季札出生的两年之前,在今天山东荷泽地区的曹国,出了一件大事,在曹宣公去世于行军之中的时候,曹国太子的弟弟姬负刍杀太子而自立为曹成公。曹国原来是伯爵国家,在西周末期提升为公爵国家(可能是自封为公爵国家)。

在季札出生的这一年,晋,卫,郑,鲁,宋,齐等国共同攻打曹成公,并逮捕了曹成公。《春秋》记载“晋侯执曹伯”。这是由于曹成公对百姓有罪过。凡是国君对百姓无道,诸侯讨伐并且抓住他,就说“某人执某侯”,否则就不这样记载。各诸侯国想立曹国太子的另一个弟弟姬子藏为曹国国君。

子臧辞谢说:“古书上说:圣人通达节义,其次保守节义,最下失去节义。做国君,不合于我的节义。我虽然比不上圣人,又怎么能失去节义呢?”于是逃往宋国。于是曹国处于没有国君的状态。

在季札一岁的时候,曹国人向晋国请求。晋厉公对子臧说:“你返回曹国,我便送回你们国君。”子臧回去,曹成公回到国内,子臧把他全部的封邑、卿的职位交出去而不再出仕。从此曹成公重新成为国君,并且继续执政22年。

在曹成公执政17年之后,也就是子藏辞让国君的君位17年之后,吴王寿梦去世,去世前,吴王寿梦希望季札继承王位,成为吴国历史上的第二个吴王,但是16岁的季札拒绝了,之后寿梦立下兄终弟及的规矩,让季札的三位哥哥按次序继承王位,最后要让季札成为第五个吴王。

寿梦去世后,季札的长兄诸樊守孝三年,而后除丧,并且准备立19岁的季扎为吴王。季扎推辞,并提到子臧的故事,强调子藏所坚持的君子之节。表示自己以子藏为榜样,坚持不失君子之节。之后,史载季札“弃其室而耕”。此时曹国的子藏应该还是中年人,不知道在这之后,季札出使中原之时,季札有没有与子藏有过会面。

虽然季札以曹国姬子藏的保守节义为标榜,拒绝君位。但季札与子藏还是差别的。

首先,子藏是被诸侯国推举为国君,而季札是被父王选定为国君,其次,子藏拒绝的国君位置,是公爵的国君,而季札拒绝的国君位置,是国王的位置。所以,子藏所说的保守节义,是指拒绝诸侯国的摆弄,这是子藏的“节义”,而季札以子藏的保守节义为榜样,并非是拒绝诸侯国的摆弄,而是另有“节义”。

这是什么节义呢?

季札出生之时,吴国对中原诸国的开放正蓬勃兴起,中原文化与周朝礼教正在吴国传播,而季札出生之后到成长为成年人,所接受的文化教育,必然是中原文化与周朝礼教,而且,以季札的聪颖,在文化学习方面,季札还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堪称学有成就。

季札在周朝礼教的文化方面大有成就,学习了周礼的学问,如果季札继承王位,那就是相当于严重违背了周朝礼教和中原文化。因为从周朝礼教和中原文化上来看,等级森严是其明显的一个特征,诸侯国自封为王,和周文王周武王以及当时的周天子(周灵王)平起平坐,就是严重地违背周礼。

如果季札继承王位,就会有人说你季札学了这么多周礼,学有成就,却没学到肚子里,而学到腿肚子里去。学了这么多周朝文化的温良恭谦让,原来是仅仅要别人温良恭谦让,自己还是要称王甚至称霸的。有这些评论的存在,所以季札是不可能继承王位,而成为吴国历史上第二个或第五个吴王。

如果寿梦不自封为王,而是仍然恪守子爵,称为吴子,或者自封为公爵,那么,季札或许是有可能继承子爵或公爵之位的,因为这没有和周天子平起平坐,不违背周礼,不违背周朝的礼制,也就与季札所学的周朝文化不相冲突,季札有可能会欣然接受,而不违背“节义”。

季札有可能是出于这个原因,不敢明说寿梦不应该自封王,破坏了周礼,破坏了与周天子的关系,从而只以19年前曹国子藏的“保守节义”为借口,坚决避让王位。

从之后的历史上来看,季札虽然避让王位,“弃其室而耕”,但后来还是接受各位吴王包括他的侄子吴王僚的派遣,出使中原各国,接受吴王的土地封赏,在政治舞台上非常活跃,直到公子光刺杀吴王僚,就象63年前的曹国公子姬负刍杀掉曹国太子,季札才彻底地象子藏那样,退出政治舞台,真正地“弃其室而耕”。与子藏不同的是,子藏是逃往宋国,而季札还是在吴国。这个时候,曹国的子藏,应该己经去世比较久了。





附:关于季札后裔,最近有安徽安庆太湖县的吴朗宗长的《辨析长沙王吴芮的真正祖源》一文,先从《徽谱》与《锡谱》中的弥庸之后几代子孙名字都基本相同,从而判断“王孙弥庸”与“弥庸”是同一人,进而判断弥庸必然是夫差之孙,再从季札在世人心目中的地位(具有谦恭礼让之贤者之风的仁德君子)来看,吴国亡国之后,季札后裔不会逃难到深山老林的偏僻之处(即使是逃,也只可能是逃往其它国家的大都市),只有夫差后裔才会逃到深山老林的偏僻之处,而吴芮归葬故里的地方是深山老林的偏僻之处,从而判断吴芮是夫差后裔,不是季札后裔。这样的推理是有力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当代吴氏  

GMT+8, 2019-5-24 03:16 , Processed in 0.58673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