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520|回复: 1

从越剧《吴王悲歌》到锡剧《泰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22 16:4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越剧《吴王悲歌》到锡剧《泰伯》

苏东坡有诗云:年来转觉此生浮,又作三吴浪漫游。三吴之地,江南水乡,三千年的繁荣,始于至德名邦,句吴之国。近代以来,三吴之地,文化犹为发达。吴地戏剧,也是如此。



三吴戏剧,除了历史悠久、流派纷呈、至今不衰、远近闻名的苏州评弹(评话与弹词)之外,还有锡剧。据称,在太平天国前后,发源于无锡与常州武进的东乡调,逐渐发展为滩簧,最后成为常锡文剧,简称锡剧。锡剧流行于苏南浙北与皖南城乡。



2020年9月,无锡市锡剧院的重点剧目、大型原创锡剧《泰伯》开排。该剧以句吴国的开国始祖、吴文化开拓者、江南人文之祖吴泰伯的三让故事为主题核心,由江苏省戏剧文学创作院院长、青年编剧罗周执笔,著名导演张曼君执导,国家一级作曲吴忠良担任唱腔设计。



泰伯是汉民族文化之中,至善、至德、胸怀高远的人物。本剧展示了吴祖泰伯公的恭良谦让、礼让仁孝、清廉守信、隐忍有谋、躬耕为民、开拓进取、勇于担当的可贵精神。这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内核。



2020年11月1日,金秋时节,大型原创锡剧《泰伯》在无锡市人民大会堂正式首演,璀璨亮相,这部锡剧的故事情节震撼人心,吴祖泰伯“一让”尽孝,“二让”齐家,“三让”治国平天下。“三让”之余,还有“一进”,勇猛开拓,感人肺腑。这部作品让传统地方戏锡剧迸发出光芒。


此前,无锡县锡剧团排练过一部《至德泰伯》,尝试创作以“泰伯开吴”为主题的锡剧。新的《泰伯》剧本中,锡剧“彬彬腔”第三代嫡传王子瑜领衔主演“泰伯”一角,特邀江苏省演艺集团锡剧团优秀青年演员张远鸿饰演“姬昌”。市锡剧院国家二级演员姜雪峰饰演“季历”,国家一级演员蔡瑜饰演“太妊”,国家二级演员邵新峰饰演“文丁”,国家一级演员冯佼饰演“子纣”,优秀青年演员朱宏敏饰演“仲雍”。剧中有一段泰伯对侄儿姬昌的勉励之语:“记住你嘶声裂肺呼棺柩,记住你抚尸嚎啕泪横流。记住你风木之悲身颤抖,记住你冲冠一怒裂青眸!”令人印象深刻。



据深吴会(深圳市深吴文化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吴学兴宗长介绍,中国除京剧之外的第二大剧种---越剧,起源于浙江嵊州(即春秋越国所在地),在越剧的历史中,有很多优秀的剧目,越剧《红楼梦》中,一曲《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传唱大江南北,还走出国门,在国际上赢得盛誉,在国外被称为“中国歌剧”。



吴学兴宗长是越剧爱好者。吴学兴宗长介绍,早在二十多年前,1994年7月,新编历史剧《吴王悲歌》由绍兴小百花越剧团首演。导演徐企平,作曲胡梦桥、王天明,舞美设计徐海珊,服装设计蓝玲。在参加’94中国小百花越剧节演出中,主演吴凤花、陈飞获金奖,陈琴湘获银奖,杨丽芳获铜奖。




该剧描述的是吴祖泰伯的二十一世孙、句吴国第二十五世国君、也是最后一任国君吴王夫差的故事。该剧描写的是年轻英武的吴王夫差与越女郑旦的爱情故事。



该剧的故事情节是:决心报仇雪恨的越王勾践使出美人计,派出西施的同乡郑旦欲刺杀夫差,不过,郑旦几次行刺,都被酒醉三分醒的夫差发现并放过。在夫差的追问下,郑旦痛斥吴王并将杀死父兄,夫差也痛述父王阖闾被越兵砍伤致死。两人由怜生爱,感情迸发,超越了国界。于是,吴王宫中,展开了一场又一场权与力、灵与肉、血与火的搏斗。到了越国兵临城下时,吴王夫差还是发现了他和郑旦之间存在着太深的国仇家恨,终于演成了一曲《吴王悲歌》。在该剧的尾声中,夫差唱到:女儿红,血满盏,落花纷飞春已晚,暮色苍茫春去也,何处梦郑旦,燕子斜阳去又返,换了江山。



越剧《吴王悲歌》所述的是吴国末代君主---吴王夫差,吴国与越国之间跌宕起伏、烩炙人口的故事,由于这一段历史,史料文字记载较为详细,所以剧情明朗。而吴国开国君主---吴祖泰伯,由于年代遥远,历史记载的文字较少,但是这也反过来在剧情设计上,给人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与发挥的余地。



经过吴地文艺工作者的辛勤努力编排,从越剧《吴王悲歌》到锡剧《泰伯》,在三吴之地的戏剧舞台上,分别表现了句吴国的开国君主与亡国君主的形象,大大地丰富了吴文化的表现形式,让人们,尤其是吴氏族人,在欣赏吴祖泰伯的至德至高的品质之时,油然而生的是,吴氏族人自身应该格外需要主动地禀承谦让开拓的精神,传承祖德。在看到吴王夫差的大意亡国之事,也会检讨自己有否傲慢之态与不够谨慎之处。越剧《吴王悲歌》到锡剧《泰伯》,是表现句吴国历史的戏剧,更是是吴氏族人的养德承德之精神食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4-22 16:46:15 | 显示全部楼层
1994年 新编历史越剧《吴王悲歌》

   年轻英武的吴王夫差替父阖闾守丧已满3年,率全国精兵攻打越国,将越3万人马杀剩五千。勾践伏地哀告,愿与夫人入吴为奴。勾践难忘越国将士横尸疆场、血流成河的惨景,决心报仇雪耻、灭吴兴越。大夫文种献上派遣美女入吴宫刺夫差之策,让与西施相与媲美的越女郑旦,怀着国仇家恨在范蠡大夫周密安排下进入了吴宫。郑旦的出现,给夫差带来了越地的清香,他忘情地畅饮起“女儿红”来。朦胧中,他发现郑旦手中的剑指向自己。仇因何起?夫差赦免了郑旦并带她外出游玩。然而,郑旦又一次举起了剑刺向夫差。在夫差追问下,郑旦痛斥吴王在吴越交战中使她失去了父兄,吴王在自责中痛述了自己生父也被勾践手下砍伤致死的痛楚心情。两人由怜生爱,感情迸发,爱神逾过人为划定的鸿沟,飞越疆域,超过了国界。伍子胥见夫差迷恋越女,请回了在齐国省亲的王夫人,希冀通过她规劝吴王。于是一场权与力、灵与肉、血与火的斗争在吴宫展开……



  1994年7月由绍兴小百花越剧团首演。导演徐企平,作曲胡梦桥、王天明,舞美设计徐海珊,服装设计蓝玲。在参加’94中国小百花越剧节演出中,主演吴凤花、陈飞获金奖,陈琴湘获银奖,杨丽芳获铜奖。录像由中国广播音像出版社出版。





越剧[吴王悲歌]

吴凤花  陈飞  吴素英  主演





(越剧)吴王悲歌





夫差:一路追春马蹄红,千山万岭春意浓

郑旦:离却了深宫牢笼,

夫差:瞒过了嫔妃王公

郑旦:他领我出宫为哪宗?夫差:挽弓射金凤

夫差:遍山春花斗芳菲, 千宗碧桃万枝李

郑旦:富贵红桃笑春风, 李花惨白着孝衣

夫差:笑你不识桃和李, 春山作伴是夫妻 再看那 流泉汩汩清见底。可象那 苎萝山下浣纱溪

郑旦:溪边不见浣纱女, 绿水幽幽叹孤凄

夫差:溪边有你还有我, 水中游鱼首随尾

郑旦:鱼游水中心难齐,

夫差:(白)为什么?

郑旦:金鱼草鱼有高低。

夫差:金鱼殷勤唤娇妻, 为什么草鱼嘟嘴暗生气

夫差:(白)郑旦,你再来看啊!

岭上一片红梅开, 可象那苎萝山上红霞飞

郑旦:家乡的茶花开遍地, 哪象这荒山峻岭花木稀

夫差:花开峻岭方称奇, 好花开在……

郑旦:(白)开在哪里?

夫差:开在朕心里。

郑旦:想当初月夜惊梦在深宫,谁知他雷雨过后降春风 他为何不隆罪一再宽容,他为何对郑旦柔情万种 今日里赏茶花春意融融,不由我生疑云心乱如转篷 更觉得吴王宫深不可测,难道那冤家竟是情种

夫差:看郑旦粉腮红,深意尽在不言中 精诚所至金石开,冰消雪化迎飞凤

幕后:风萧萧 雨打亡林鸟,孤影怯 弱魂飘 满山霜月夜迢迢,何处是归巢 你朝为越女暮为妃,国恨家仇忘了,你忘了

郑旦:一番话说得我肝肠寸碎,十年来似幽魂旧梦难追 我也曾有父母温情抚爱,我也有好兄妹手足相随 谁知平地隆祸灾,吴兵铁骑似惊雷 父兄从军传恶耗,不幸惨作刀下鬼 乱军残杀小妹死,慈母跳崖一命催 今日里我不杀你你杀我,越女墓前竖坟碑

夫差:为什么青山相连仇山难移,为什么近在咫尺心隔千里 为什么你欲诉衷肠口难启,为什么你欲近孤王泪沾衣

郑旦:割不断的羁绊,冲不破的樊篱

夫差:管什么羁绊与樊篱,冲破牢笼比翼飞

幕后:冤冤相报何时了,天不欺人人自欺 割断羁绊 冲出樊篱,比翼双飞到天际





郑旦:神恍惚 心颤抖,夜夜冤魂梦里纠 只怪我志不坚心不诚,为什么吴宫刃仇难下手 怎知晓夫差情义比刀狠,千层情网难穿透 他陪我吴山游春情义深,我却是狠心一剑伤他手 他口无言我泪哽喉,他放我行我腿发抖 满山茶花泣枝头,他热血和阗热泪流 我恨不得此身永随君王去,又怎奈吴山鉴水隔鸿沟 杀不忍 罢不能,想罢休 难罢休

凌波:姐姐呀,再不要千思万虑心不宁,神思恍惚病转深 我们是苎萝山下浣纱女,复仇雪耻进吴门 凉亭虽好难久留,夫差不是同路人 遥思家乡春已到,苎萝山下花如锦 姐姐呀,待待春雷报春深,我与你凯歌声中回山村

君夫人:接书信 回宫门 忧心似焚,昨夜里与相国秉烛谈论 他说道昏君无能民怨沸腾,吴王宫已成了一座危城 我岂肯随昏君玉石俱焚,今日要闹他个地覆天倾 果然是妖艳媚态赛西施,三分病色添风姿 勾魂的尤物亡国的种,岂容她淫乱宫闱堕君志

夫差:劝夫人多一份宽容少一份仇杀,她本是苎萝孤女苦水里长大 近日来我夜夜反省难入睡,总难忘夫椒山上杀人如麻 为什么杀不来太平天下,却留下仇山万仞恨海无涯 息干戈吴山放马,听吴歌越吹 伴越女吴娃

君夫人:听此言 心似刀扎,疯魔汉说尽疯魔话 你忘了吴越世代冤仇深,你忘了父王碧血染黄沙 你不顾相国 臣妾苦心劝,身陷泥潭难自拔 我不能眼看你马近悬崖,我不能眼看江山逐流沙 你不斩郑旦便斩我,岂容她敌国妖女乱君家

【第五场】

伯嚭:伍子胥他本是楚国亡臣,想当初杀楚王何等残忍 到如今他掌兵权腹藏野心,杀郑旦为挑起吴越仇恨 更可恼他将其子暗送齐国,与齐王订下了生死同盟 只待那时机到里应外合,大王啊 怎能忘楚平王被伍员鞭尸三百惨痛的教训

伍子胥:悲大王被郑旦迷了心窍,忘记了先王忌日 归李之耻就在今朝,你信谗言赴黄池重兵北调 全不防越兵突进战火焚烧,到那时你腹背受敌末日来到 兵围荒野一命难逃,可叹你鬼缠身灾星高照 不忍看歌舞声中江山飘摇,没奈何为大王披麻戴孝 临行前祭大王我寸心如绞

夫差:说得我齿根寒五内俱焦,你不该姑苏台前丧钟敲 勾践臣服狼烟灭,可见他年年进贡岁岁来朝

伍子胥:年年进贡是奸计,勾践笑里暗藏刀

夫差:他送来良种鉴湖稻,以恩报德心肠好

伍子胥:良种播下不长苗,问你君王为哪条

伍子胥:先王的属镂剑,想当初助先王刺死吴王僚 才夺得锦绣江山你还在襁褓,我也曾助先王远征楚巢 我也曾平齐晋血透战袍,我也曾先王驾前苦心求告 你才能坐王位继承大宝,我也曾辅佐你把父仇报 可记得白发老臣血战在夫椒,你要将半壁江山送与我 可记得我婉言谢绝君臣热泪滚,想不到你信谗言恩将仇报 日里要杀老臣命一条,只求你将臣的头颅 (白:挂在东门城楼之上)我在冥冥之中要睁眼看 看勾践挥师到姑苏,看越兵进军似海潮 看大王兵败如山倒,看吴国江山复灭在一朝 满目凄凉 对天长啸,伍子胥忠心赤胆 唯天可表

夫差:一句话刺透心肺, 两行悲泪湿透衣 为什么人间冤海深无底?为什么切齿冤仇是夫妻 为什么白发老臣离我去?为什么熄灭的战火又燃起 多少载争霸业伐东征西,筑起了心的屏障爱的樊篱 论什么千秋功业帝王后裔,想不到江山一夜化灰泥 笑看那人世间争穴的蝼蚁,自相杀互相残何等得意 却原来争一撮肮脏栖身地,争一面纸做的霸王旗 只争得血海横流横流赤地千里,只争得鹊桥路断人心背离 耳闻杀声如雷震,奈何桥畔钟声起 旦啊,你冤仇未报走也难,生死爱恨不由己 双手送上无情剑,夫差有心成全你 父辈的恩仇儿承继,血铸的冤仇用血洗

郑旦:手持利剑冷汗透罗衣,为什么剑颤抖步难移心如油沸 泪盈盈看大王无限情意,怎能忘风雨吴山伤害了你 你几次忍痛宽恕我,山样的胸怀 海样的情义 虽说我爹娘蒙冤在夫椒,你父母受难在归李 若耶溪流吴王泪,吴山越女冤魂啼 此恨不是一家恨,为什么世代仇杀永无底 我为父母报冤仇,父母为谁把命弃 大王为我剑下亡,有谁为他把冤洗 双双残杀血同流,谁为受害谁得利 管什么父辈子仇大王旨意,我不怕王权威仪 我不怕鬼惑神迷,我不怕世人唾弃 仇山万重挡不住深情爱

幕后:孤魂一缕回故里

【尾声】

夫差:女儿红 血满盏,落花纷飞春已晚 暮色苍茫春去也,何处梦郑旦 燕子斜阳去又返,换了江山





-----------------



我,夫差,吴国的国君

夫椒之战,我大败越兵攻破越都。

现在,我正站在高高的祭台之上,越国的国君正在我的面前,我平视着我的目光向远方望去,但是,我看不到勾践。

因为,他跪着,他还够不到我的目光……

于是我问:“下跪何人?”

“亡国之君勾践”

我一声冷笑…



求饶?

越国的国君求我赦他一命,他正以一个平民朝拜天子的姿势向我求饶!不,他连平民都不是,他只是一个俘虏,一个可怜的俘虏!

放!杀!大臣们还在争论……



败军之将犹如丧家之犬,何足道哉!于是,我以一个王者应有的气势说出了一个字:“放”!

勾践终于臣服在夫差的脚下!

哈哈哈...







  “夫差,你忘了槜李之耻、杀父之仇吗?”又是那个声音,那个自从先王驾崩就时刻回荡在宫院内的声音。可是,我有忘吗?我没有忘,绝对没有忘!多少年了,我勤政爱民、励精图治,才有今天的黄池会盟,立盟主也是易如反掌!堂堂大国应志在天下,有天地之宏量才能掌乾坤于股掌。又何必总记恨着小小越国的陈怨旧恨呢!所以请你不要一遍遍地提醒我,我真的听得烦透了,我透不过气来了。



  黄鹂呀,你好多啊。只要你想,你就可以飞出这高高的宫墙,在春光中飞舞......



今夜,照着吴宫的月光分外的冷,那是种刺入骨髓的冰冷……

冷冷的月光泻倾在冷冷的躯体之上,我那满头白发的老将军此刻正冷冷地沉睡在我的脚下。



他,伍子胥,几十年前出生入死打下吴国的江山,几年前坚决反对释放勾践,几月前极力阻挠郑旦入宫……就在刚才,他将这把刺向敌人的宝剑抹向了自己的咽喉,只为表示他对吴国的耿耿忠心!



血,染红了森森的宫殿,他向我发出了刺眼的红色的光芒,我闭上了眼睛。

难道,我真的错了吗?



当宫墙外震天的杀声响起之时,我知道我错了。可是,老将军他已经远去……



一个蒙面的黑影举剑向我刺来,在我还来不及闪避的时候,她的剑在半空停住了。我猜到她是谁了,在这世上只有一个人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郑旦!

“是你吗?”

“是我!”面纱缓缓取下,她的脸白的象张纸,我一阵心痛。



“你还要杀我?”我早该猜到的,真正想杀我的不是眼前的弱女,而是——越王!

  “杀!”她拿剑对准我的咽喉!

  只一个字,我已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那样的刺耳、那样的纠痛!唇角是咸咸的味道,多少年了,我都快忘记眼泪的味道了!

  天好重啊,压得我都快站不直了。地好软啊,站得我左右摇晃!



  此刻,我最想做一件事——大笑!笑天下可笑的事!

  人啊人,你到底为何而活?杀戮、战争、垒垒的白骨搭起了通往王者的高梯……你享尽了繁华又如何?你坐拥了天下又怎样? 回头看看,你的身后是什么在堆积?

  争来争去不过为了一座肮脏的栖身地,不过为了一面纸做的霸王旗!到头来又怎样?离了人心,散了夫妻。断了手足,忘了恩义。

  这样浑饨地醒着,我宁愿清醒地死去。



  郑旦,你不是想念家乡吗?你不是日夜想回去吗?杀了我吧,杀了我,你就可以回家了,回到你苎萝山下的家!

  郑旦举剑向我缓缓走来,我跪向她,闭上了眼睛。

  “大王”我听到郑旦一声哭喊,她扑向我的时候早已把剑丢了出去。她的哭泣让我慌乱!

  那一刻,郑旦终于明白了生命的真谛,她说她看透了世事的纷争。



  眼前,又是一道剑光闪过,在刺眼的红色中我看见郑旦的身体象蝴蝶一样飞了起来。



现在,我不再有心痛的感觉。因为,我知道从此我们将不再分离,生生世世......



  (尾声)



天气转凉了,秋天快来了吧,我想!



我的周围是黑压压的人群,我的前面是高高的祭台,祭台之上高高地站着越国的国君--勾践!

  我平视着我的目光向远方望去,但是,我看不到勾践。因为,我跪着!



  “下跪何人?”好熟悉的问!  



“亡国之君夫差”好熟悉的答!



  我听到了一声冷笑......



可是,我也想笑!



  一位越国女子给我端来一坛酒,



她告诉我这酒叫“女儿红”。

  我看到了酒的颜色――血红。



刺眼的女儿的血红!



  我把酒坛端近嘴边,猛猛地喝了一口。

  “旦,等我!”我在心底轻语。



  一片树叶在夕阳的注视下飘落我的肩头,我知道,秋天来了......



暮色江山,洞箫声里分飞燕。梦随春断,魂化烟云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当代吴氏  

GMT+8, 2021-9-23 06:43 , Processed in 0.44006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