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60|回复: 2

让诚信者欢呼是远远不够的 对揭穿谎言者加以重奖 才是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4-21 14: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让诚信者欢呼是远远不够的 对揭穿谎言者加以重奖 才是文明社会的真正模样

在原文基础上有增加(原文标题:京东前总裁刘强东事件 及 失期当斩与面欺可斩 以及 徐墓挂剑与指鹿为马)
原文链接:

京东前总裁刘强东事件 及 失期当斩与面欺可斩 以及 徐墓挂剑与指鹿为马

去世于王莽执政时期的刘向所编撰的《新序》一书中,较详细记载了季札挂剑的历史典故。

徐偃王有好行仁义的美名,吴国公子季札也有义行之名,所以季札对徐国有好感。季札在周游列国之时,经过徐国,与徐王义楚会面时,喜欢收藏各种宝剑的徐王义楚表现出对季札随身携带的吴国制作的精良宝剑非常喜欢的神情,季札在心里也默许将要把这支剑赠送给徐王义楚,但是周游列国,出于礼节的原因,需要配剑在身,只能在周游列国之事结束之后,才可以将剑赠送出去。后来,季札周游列国完成之后,再次经过徐国之时,徐王义楚已经在楚国去世,新的徐王是章禹。季札在遗憾之余,将自己的剑交给徐王章禹。徐王章禹说:先王没有遗命,我不敢接受这把宝剑。但是季札也不愿意违背自己的初心与本意,于是季札把宝剑挂在徐君墓前,然后离去。

徐国人为此做了一首歌,歌词是:延陵季子不忘故,脱千金之剑兮带丘墓。

后来,吴王阖闾夺得王位,季札离开吴国政坛,生活于吴国的乡野之中。三年之后,为了消除几年之后攻楚的后顾之忧,吴王阖闾率军灭掉徐国,徐王章禹逃到楚国。

季札不忘初心的诚信故事,让季札成为世人的诚信表率,尤其是不忘原本善意与善愿的表率。季札受到了司马迁的高度赞扬。

人们说:春秋无义战。在诸侯混战的春秋战国时期,战争中的“兵不厌诈”的教条更是到处泛滥。对此,仁义之人自然要大力提倡义行。所以,人们对于季札的诚信之举,不仅是要讨论要不要诚信,要不要实话实说的问题,更要讨论如何处理、处置、处罚言行不诚信的问题。无论是在国法之中,还是在人们的情感之中,都会讨论到这件事情。

在季札挂剑之事发生约三百余年之后,几乎是连续出现了与诚信密切相关的三件事:“失期当斩”、“指鹿为马”、“面欺可斩”,这三件事都成为了历史典故。

“失期当斩”是陈胜吴广在大泽乡发动起义之前出现的提法。虽然有人考评出当时的法律规定并非完全是失期当斩,可能是其它的处罚,或者是对某些头领有处罚,但是,秦朝的严苛法律,让人产生了所有的人都将失期当斩的印象,从而信以为真。同时,秦朝的法律制定者也希望让被统治者产生法律严苛的印象,要求被统治者严格地遵守诚信,讲信用,服从命令。

在陈胜吴广发动大泽乡起义的第二年,秦朝的太监赵高不仅让秦二世胡亥杀掉李斯,还杀掉秦二世的二十多个兄弟,也就是杀掉秦始皇的二十多个儿子,然后赵高走上国相之位。为树立权威,赵高在朝廷上演出一场指鹿为马的把戏,把诚信二字踩在脚下,不问你信不信,只看你服不服。完全没有信义可言。

在指鹿为马的第二年,秦朝灭亡,赵高被杀。经过楚汉相争,刘邦建立汉朝后死去,在刘邦死去的那一年,匈奴单于给吕后发来求婚信,吕后大为恼火,召集众将商议对策。吕后的妹夫、大将军樊哙表示愿意带十万军兵讨伐匈奴,但是朝中的一位极讲信用与诚信的中郎将季布,认为樊哙这是“面欺,当斩”(当面撒谎,应该斩首)。面欺当斩的提出,是赵高指鹿为马十三年之后的事情。

徐墓挂剑、指鹿为马、失期当斩、面欺可斩,这四个关于诚信与处理不诚信的中国故事,令人感叹。

对于不诚信,对于欺骗,对于当面撒谎,在中国历史上还有一个故事,北宋时期,金国进攻北宋,之后双方签订不平等条约而言和。对于这些不平等条约,北宋也是以各种理由与借口而不完全执行,签约也不算数。最后,金国人搬出一箱子条约文本,问宋朝使臣,这些条约你们哪一条遵守了。之后的事情大家都清楚,战争爆发,大开杀戒,战争之后,发生靖康之难,宋朝的徽钦两个皇帝与皇后皇妃等等均被俘虏。

据说,在日本语之中,欺骗一词是用“强引”来表示,也就是说,欺骗是一种暴力行为,骗子也是暴徒,这在本质上与“温良恭谦让”无缘。以此看来,当年的金国攻宋,是以暴力来处理谎言,属于以暴制暴。

以暴制暴,撒谎就杀,或撒谎就重罚,是处理不诚信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是否完美完善,大家可以讨论。但是,这种事在美国处理得比较好,这从京东的前总裁刘强东在美国明尼苏达州的事件可以看得出来。

从网络上流传的关于刘强东在一次京东公司内部的会议上评价马云的一段视频可以看到,刘强东在信义问题上,是很有廉耻心的。在那段视频里,刘强东说,我都替他(指马云)害臊。刘强东说的是马云在双十一的淘宝销售额的问题上说谎。实际上,大家都可以看到,双十一的淘宝销售额并非如同新闻报道中所说的那样火爆,因为大家所住的小区,附近都有快递的门市部,双十一的那几天,这些快递的门市部并非比平常要忙多少,这是大家都亲眼目睹的。

关于刘强东2018年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涉嫌性侵的事件中,有人在当时就评论到:当事的女方在对律师对警察做陈述时,对于相关重要细节说了假话,这在美国来说,是一件不可饶恕的大事。在美国,如果一个人对律师、对警察、对税务局、对政府部门包括移民局等等,说了假话,那么,你瞬间就变成了一个渣渣,无论你多有钱,无论你看起来多么无辜,在法律上就立即处于极为不利的地位。这就是文明国家对谎言的态度。

最后事件的发展也表明,刘强东没有因此事而受到美国的任何处罚,尽管在这期间,刘强东个人所持的京东股票贬值了三十多亿元人民币。

当然,美国对撒谎的惩罚,是远远不够的,尤其是政客对民众的撒谎,美国对于政客不诚信的处罚,是远远不够的。这从美国有关部门对于上次美国总统选举投票的“多猫腻”(Dominion)计票系统的态度就可见一斑。所以,有人认为,美国政客从来不标榜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他们只是标榜美国是一个自由世界。因为,美国确实不够真正的民主,美国离真正的民主还差得比较远。这一点,美国的政客们在心里实际上很清楚。

谎言对人类社会的危害是极其巨大的。

如今的俄乌之战,人们也可以肯定的推测,俄罗斯总统普京是听信了俄国的国防部长、情报部长、参谋总长们的谎言,导致现在的俄军狼狈不堪。

人们说,专制者靠谎言来生存,专制者是撒谎者,是谎言的制造者。但是从当今的俄国来看,人们也看到,专制者也是受谎者,也是被蒙骗者。因为专制者的周围,布满了马屁精,这些马屁精为了自己的职位的安全,只能溜须拍马,当面撒谎。而专制者也曾经对此洋洋得意,最后的结果,如同普京这样,被马屁精们带到了沟里。

更有甚者,专制独裁者甚至排斥真话。

比如,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纳粹德国元首希特勒不听德军参谋部的真话,德军参谋部表示不能发起世界大战,德军参谋部综合各个方面来考虑,认为如果发动世界大战,德国没有胜算。但是希特勒不听,结果德军在发起大战没多久,在刚开始胜了几局之后,就一败涂地,连微弱的反攻也没几次,直到亡国,这都在德军参谋部的预料之中,没有意外。

当然,对于撒谎的问题,是比较复杂的,有造谣的,有传谣的。如何处置有关谎言的问题,有很多需要讨论。

如何处理传谣者,这比较好办。传谣的问题,如同在学术论文中引用别人的语句,只要要说明是在哪个期刊的哪一期里哪一篇文章,有这个语句,那么,即使这个语句所表达的事情不是真实的,那也不算罪过。理由很简单,因为论文的写作者是在描述一件真实的事情,即某人在某个时间某个地方说了某个话。这是真实的。即使这个人说的是谎言。但是传达谎言的人,实际上是把撒谎的人暴露了出来,这是诚实的表现。所以,表明了谣言来源的传谣者,是应当加以鼓励的。如果传谣者不注明谣言的来源,那么,只能判定传谣者就是造谣者。

如何处理造谣者,一般人认为要加重处罚。实际上,真正的要把处罚撒谎者这一件事迅速、广泛、持久、深入地做到位,有一件事是需要发扬光大的,这件事就是对揭穿谎言者加以重奖。而且为了减轻国库的财政负担,对于揭穿谎言者的奖金,来源于对撒谎者的重罚。

这样的话,人民大众对于揭露谎言的积极性就充分调动起来了,谎言可以很快被揭露,撒谎者可以很快被处罚,可以迅速、深入、广泛、持久地将谎言造成的危害降到最低点。这可谓走的是群众路线(相信群众,依靠群众,调动群众积极性),这也可谓是抓纲治国。毕竟,如前所说,谎言对人类社会的危害是极其巨大的。

对于撒谎者的处罚,对于相关法律条例的制订,当然主要是看,到底是谎言的制造方来立法,还是谎言的受害方来立法。如果是谎言的制造方来立法,对谎言的处罚当然是毛毛细雨,如果是谎言的受害者来立法,对谎言的处罚当然是暴风骤雨。

很显然,在人类社会,人民大众往往是谎言的受害者,所以,在立法方面,走群众路线,是最佳的文明方式。同时,也只有这样,才会制定出”对揭穿谎言者加以重奖”的法律条文。靠谎言的受益者来立法,是完全制定不出这样的法律条文的。

一个社会的法律法规,仅仅让诚实者、诚信者欢呼,是远远不够的,让揭穿谎言者欢呼,对揭穿谎言者加以重奖,才是文明社会的真正模样,才是在目前的不够真正的文明社会基础上,更上一层楼。

这一点,在目前的社会,非常具有现实意义。

另外,对于造谣的撒谎的,也有人认为这个世界上有善意的谎言,不是出于损人利己的动机而造出的谎言。这种谎言要不要处罚与重罚,这也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有人说,吴祖泰伯推让王位之时,为了成功地让出王位,曾经以托言到山中采药以治疗父王的病为名,而离开周国。这也是撒谎。并且说,泰伯是被孔子盛赞为至德的圣人,虽然泰伯是善意的谎言,但那也是吴祖泰伯撒谎。

实际上,泰伯所说的采药,并非谎言,而是隐喻。因为,泰伯离开周国,说是为了采药,其实也是真的去采药,只是所采的并非一般人以为的是去采草药来治病。泰伯离开周国,让出王位,这一行动的本身就是药,因为只有这一行为,才可以治好父王的病,父王的病是因心病而引起的,泰伯让出王位,就是治好了父王的心病,而且是在根本上治好父王的病。也就是说,泰伯说是去采药,实际上也确实是去采药,所以,泰伯说是去采药,实际上是千里奔吴,这并非泰伯的托言,更不是泰伯的谎言,而是泰伯实话实说的、说到做到的实言。

可见,吴祖泰伯放言采药,是诚实的典范,是诚信的典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4-21 14:18:1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奔荆之前 吴祖泰伯托言采药 是撒谎吗?
宜庆 鸿声点灯 2022-04-15 09:23
摘自《让诚信者欢呼是远远不够的 对揭穿谎言者加以重奖 才是文明社会的真正模样》一文


让诚信者欢呼是远远不够的 对揭穿谎言者加以重奖 才是文明社会的真正模样

有人说,吴祖泰伯推让王位之时,为了成功地让出王位,曾经以托言到山中采药以治疗父王的病为名,而离开周国。这也是撒谎。并且说,泰伯是被孔子盛赞为至德的圣人,虽然泰伯是善意的谎言,但那也是吴祖泰伯撒谎。

实际上,泰伯所说的采药,并非谎言,而是隐喻。因为,泰伯离开周国,说是为了采药,其实也是真的去采药,只是所采的并非一般人以为的是去采草药来治病。泰伯离开周国,让出王位,这一行动的本身就是药,因为只有这一行为,才可以治好父王的病,父王的病是因心病而引起的,泰伯让出王位,就是治好了父王的心病,而且是在根本上治好父王的病。也就是说,泰伯说是去采药,实际上也确实是去采药,所以,泰伯说是去采药,实际上是千里奔吴,这并非泰伯的托言,更不是泰伯的谎言,而是泰伯实话实说的、说到做到的实言。

可见,吴祖泰伯放言采药,是诚实的典范,是诚信的典范。


相关链接

让诚信者欢呼是远远不够的 对揭穿谎言者加以重奖 才是文明社会的真正模样

京东前总裁刘强东事件 及 失期当斩与面欺可斩 以及 徐墓挂剑与指鹿为马

抓纲治国 群众路线 -- 立法规定:对揭穿谎言者加以重奖

主张斩首撒谎者的季布 与 既便砍头也要秉笔直书的太史季

中郎将季布曰:面欺 可斩也( 季布说:当面撒谎 该斩首 )

挂千金之剑的季札 与 行千金一诺的季布

泰伯精神在闪耀 - 张楚王朝的代理元首吴广的事迹

家诚万事和 家和万事兴 吴祖泰伯 以诚致和 至德归道

夫子之道 忠恕而己 泰伯之道 谦诚而己

让王是德 奔荆是道 吴祖泰伯 至德归道

吴人的牛,并非吴人傲慢的资本!而是对吴人保持谦逊的勉励!

吴祖泰伯完成了一件很难的事情

成功人士吴祖泰伯的圆满人生 --- 三退一进的至德至道精神

泰伯三招让王位 --- 泰伯被过度解读了吗?

伟人的慈悲 --- 泰伯让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4-21 14:3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崇让堂 于 2022-4-22 10:52 编辑

在原文基础上有增加(原文标题:京东前总裁刘强东事件 及 失期当斩与面欺可斩 以及 徐墓挂剑与指鹿为马)
原文链接:

京东前总裁刘强东事件 及 失期当斩与面欺可斩 以及 徐墓挂剑与指鹿为马



图片



去世于王莽执政时期的刘向所编撰的《新序》一书中,较详细记载了季札挂剑的历史典故。

徐偃王有好行仁义的美名,吴国公子季札也有义行之名,所以季札对徐国有好感。季札在周游列国之时,经过徐国,与徐王义楚会面时,喜欢收藏各种宝剑的徐王义楚表现出对季札随身携带的吴国制作的宝剑非常喜欢的神情,季札在心里也默许将要把这支剑赠送给徐王义楚,但是周游列国,出于礼节的原因,需要配剑在身,只能在周游列国之事结束之后,才可以将剑赠送出去。后来,季札周游列国完成之后,再次经过徐国之时,徐王义楚已经在楚国去世,新的徐王是章禹。季札在遗憾之余,将自己的剑交给徐王章禹。徐王章禹说:先王没有遗命,我不敢接受这把宝剑。但是季札也不愿意违背自己的初心与本意,于是季札把宝剑挂在徐君墓前,然后离去。

徐国人为此做了一首歌,歌词是:延陵季子不忘故,脱千金之剑兮带丘墓。


图片

徐王义楚之剑



后来,吴王阖闾夺得王位,季札离开吴国政坛,生活于吴国的乡野之中。三年之后,为了消除几年之后攻楚的后顾之忧,吴王阖闾率军灭掉徐国,徐王章禹逃到楚国。

季札不忘初心的诚信故事,让季札成为世人的诚信表率,尤其是不忘原本善意与善愿的表率。季札受到了司马迁的高度赞扬。

人们说:春秋无义战。在诸侯混战的春秋战国时期,战争中的“兵不厌诈”的教条更是到处泛滥。对此,仁义之人自然要大力提倡义行。所以,人们对于季札的诚信之举,不仅是要讨论要不要诚信,要不要实话实说的问题,更要讨论如何处理、处置、处罚言行不诚信的问题。无论是在国法之中,还是在人们的情感之中,都会讨论到这件事情。

在季札挂剑之事发生约三百余年之后,几乎是连续出现了与诚信密切相关的三件事:“失期当斩”、“指鹿为马”、“面欺可斩”,这三件事都成为了历史典故。

“失期当斩”是陈胜吴广在大泽乡发动起义之前出现的提法。虽然有人考评出当时的法律规定并非完全是失期当斩,可能是其它的处罚,或者是对某些头领有处罚,但是,秦朝的严苛法律,让人产生了所有的人都将失期当斩的印象,从而信以为真。同时,秦朝的法律制定者也希望让被统治者产生法律严苛的印象,要求被统治者严格地遵守诚信,讲信用,服从命令。

在陈胜吴广发动大泽乡起义的第二年,秦朝的太监赵高不仅让秦二世胡亥杀掉李斯,还杀掉秦二世的二十多个兄弟,也就是杀掉秦始皇的二十多个儿子,然后赵高走上国相之位。为树立权威,赵高在朝廷上演出一场指鹿为马的把戏,把诚信二字踩在脚下,不问你信不信,只看你服不服。完全没有信义可言。

在指鹿为马的第二年,秦朝灭亡,赵高被杀。经过楚汉相争,刘邦建立汉朝后死去,在刘邦死去的哪一年,匈奴单于给吕后发来求婚信,吕后大为恼火,召集众将商议对策。吕后的妹夫、大将军樊哙表示愿意带十万军兵讨伐匈奴,但是朝中的一位极讲信用与诚信的中郎将季布,认为樊哙这是“面欺,当斩”(当面撒谎,应该斩首)。面欺当斩的提出,是赵高指鹿为马十三年之后的事情。

徐墓挂剑、指鹿为马、失期当斩、面欺可斩,这四个关于诚信与处理不诚信的中国故事,令人感叹。

对于不诚信,对于欺骗,对于当面撒谎,在中国历史上还有一个故事,北宋时期,金国进攻北宋,之后双方签订不平等条约而言和。对于这些不平等条约,北宋也是以各种理由与借口而不完全执行,签约也不算数。最后,金国人搬出一箱子条约文本,问宋朝使臣,这些条约你们哪一条遵守了。之后的事情大家都清楚,战争爆发,大开杀戒,战争之后,发生靖康之难,宋朝的徽钦两个皇帝与皇后皇妃等等均被俘虏。

据说,在日本语之中,欺骗一词是用“强引”来表示,也就是说,欺骗是一种暴力行为,骗子也是暴徒,这在本质上与“温良恭谦让”无缘。以此看来,当年的金国攻宋,是以暴力来处理谎言,属于以暴制暴。

以暴制暴,撒谎就杀,或撒谎就重罚,是处理不诚信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是否完美完善,大家可以讨论。但是,这种事在美国处理得比较好,这从京东的前总裁刘强东在美国明尼苏达州的事件可以看得出来。

从网络上流传的关于刘强东在一次京东公司内部的会议上评价马云的一段视频可以看到,刘强东在信义问题上,是很有廉耻心的。在那段视频里,刘强东说,我都替他(指马云)害臊。刘强东说的是马云在双十一的淘宝销售额的问题上说谎。实际上,大家都可以看到,双十一的淘宝销售额并非如同新闻报道中所说的那样火爆,因为大家所住的小区,附近都有快递的门市部,双十一的那几天,这些快递的门市部并非比平常要忙多少,这是大家都亲眼目睹的。

关于刘强东2018年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涉嫌性侵的事件中,有人在当时就评论到:当事的女方在对律师对警察做陈述时,对于相关重要细节说了假话,这在美国来说,是一件不可饶恕的大事。在美国,如果一个人对律师、对警察、对税务局、对政府部门包括移民局等等,说了假话,那么,你瞬间就变成了一个渣渣,无论你多有钱,无论你看起来多么无辜,在法律上就立即处于极为不利的地位。这就是文明国家对谎言的态度。

最后事件的发展也表明,刘强东没有因此事而受到美国的任何处罚,尽管在这期间,刘强东个人所持的京东股票贬值了三十多亿元人民币。

当然,美国对撒谎的惩罚,是远远不够的,尤其是政客对民众的撒谎,美国对于政客不诚信的处罚,是远远不够的。这从美国有关部门对于上次美国总统选举投票的“多猫腻”(Dominion)计票系统的态度就可见一斑。所以,有人认为,美国政客从来不标榜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他们只是标榜美国是一个自由世界。因为,美国确实不够真正的民主,美国离真正的民主还差得比较远。这一点,美国的政客们在心里实际上很清楚。

谎言对人类社会的危害是极其巨大的。

如今的俄乌之战,人们也可以肯定的推测,俄罗斯总统普京是听信了俄国的国防部长、情报部长、参谋总长们的谎言,导致现在的俄军狼狈不堪。

图片

人们说,专制者靠谎言来生存,专制者是撒谎者,是谎言的制造者。但是从当今的俄国来看,人们也看到,专制者也是受谎者,也是被蒙骗者。因为专制者的周围,布满的马屁精,这些马屁精为了自己的职位的安全,只能溜须拍马,当面撒谎。而专制者也曾经对此洋洋得意,最后的结果,如同普京这样,被马屁精们带到了沟里。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的中国的亩产万斤并导致饿死上千万中国的农村人(乡下人),也是如此。

更有甚者,专制独裁者甚至排斥真话。

比如,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纳粹德国元首希特勒不听德军参谋部的真话,德军参谋部表示不能发起世界大战,德军参谋部综合各个方面来考虑,认为如果发动世界大战,德国没有胜算。但是希特勒不听,结果德军在发起大战没多久,在刚开始胜了几局之后,就一败涂地,连微弱的反攻也没几次,直到亡国,这都在德军参谋部的预料之中,没有意外。

当然,对于撒谎的问题,是比较复杂的,有造谣的,有传谣的。如何处置有关谎言的问题,有很多需要讨论。

如何处理传谣者,这比较好办。传谣的问题,如同在学术论文中引用别人的语句,只要要说明是在哪个期刊的哪一期里哪一篇文章,有这个语句,那么,即使这个语句所表达的事情不是真实的,那也不算罪过。理由很简单,因为论文的写作者是在描述一件真实的事情,即某人在某个时间某个地方说了某个话。这是真实的。尽管这个人说的是谎言。但是传达谎言的人,实际上是把撒谎的人暴露了出来,这是诚实的表现。所以,表明了谣言来源的传谣者,是应当加在鼓励的。如果传谣者不注明谣言的来源,那么,只能判定传谣者就是造谣者。

如何处理造谣者,一般人认为要加重处罚。实际上,真正的要把处罚撒谎者这一件事迅速、广泛、持久、深入地做到位,有一件事是需要发扬光大的,这件事就是对揭穿谎言者加以重奖。而且为了减轻国库的财政负担,对于揭穿谎言者的奖金,来源于对撒谎者的重罚。

这样的话,人民大众对于揭露谎言的积极性就充分调动起来了,谎言可以很快被揭露,撒谎者可以很快被处罚,可以迅速、深入、广泛、持久地将谎言造成的危害降到最低点。这可谓走的是群众路线(相信群众,依靠群众,调动群众积极性),这也可谓是抓纲治国。毕竟,如前所说,谎言对人类社会的危害是极其巨大的。

对于撒谎者的处罚,对于相关法律条例的制订,当然主要是看,到底是谎言的制造方来立法,还是谎言的受害方来立法。如果是谎言的制造方来立法,对谎言的处罚当然是毛毛细雨,如果是谎言的受害者来立法,对谎言的处罚当然是暴风骤雨。

很显然,在人类社会,人民大众往往是谎言的受害者,所以,在立法方面,走群众路线,让民众来立法,让民众掌握立法权,是最佳的文明方式。当然,让民众掌握立法权,其前提不仅仅是为人民服务,其重要的前提是让人民知道,是让人民掌握知情权。这需要民众掌握保密法的立法权。否则,在人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在人民被愚弄的情况下,立法权将丧失为民所用的基础,也无法消除谎言给民众带来的危害。同时,也只有这样,才会制定出”对揭穿谎言者加以重奖”的法律条文。靠谎言的受益者来立法,是完全制定不出这样的法律条文的。

总之,无论是对于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对于重罚撒谎者没有做到位,对于重奖揭穿谎言者没有做到位,那么,所谓的平等、民主、自由、法治,必定成为谎言。

一个社会的法律法规,仅仅让诚实者、诚信者欢呼,是远远不够的,让揭穿谎言者欢呼,对揭穿谎言者加以重奖,才是文明社会的真正模样,才是在目前的不够真正的文明社会基础上,更上一层楼。

这一点,在目前的社会,非常具有现实意义。

图片


另外,对于造谣的撒谎的,也有人认为这个世界上有善意的谎言,不是出于损人利己的动机而造出的谎言。这种谎言要不要处罚与重罚,这也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有人说,吴祖泰伯推让王位之时,为了成功地让出王位,曾经以托言到山中采药以治疗父王的病为名,而离开周国。这也是撒谎。并且说,泰伯是被孔子盛赞为至德的圣人,虽然泰伯是善意的谎言,但那也是吴祖泰伯撒谎。

实际上,泰伯所说的采药,并非谎言,而是隐喻。因为,泰伯离开周国,说是为了采药,其实也是真的去采药,只是所采的并非一般人以为的是去采草药来治病。泰伯离开周国,让出王位,这一行动的本身就是药,因为只有这一行为,才可以治好父王的病,父王的病是因心病而引起的,泰伯让出王位,就是治好了父王的心病,而且是在根本上治好父王的病。也就是说,泰伯说是去采药,实际上也确实是去采药,所以,泰伯说是去采药,实际上是千里奔吴,这并非泰伯的托言,更不是泰伯的谎言,而是泰伯实话实说的、说到做到的实言。

可见,吴祖泰伯放言采药,是诚实的典范,是诚信的典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当代吴氏  

GMT+8, 2022-6-26 10:17 , Processed in 0.30875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