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76|回复: 3

徐墓挂剑的季札 与 一诺千金的季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3-21 10:5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对于吴氏族人来说,春秋吴国首次自封为王的吴王寿梦的第四子季札,是比较熟悉的一位吴氏先祖。季札的事迹除了推让王位与徐墓挂剑而令人津津乐道之外,还有观周乐,劝子产等事迹流传于世,孔子赞其为“延陵君子”,司马迁赞其见微知著、慕义无穷。

公元前586年,寿梦继承了吴国国君去齐的国君之位,第二年到洛阳朝见刚刚登基的周简王,回吴国之后即自封为吴王。在寿梦自封为王六年之后,公元前578年,曹国发生了子臧辞国的事件。

这一年,曹宣公与其它七个诸侯国,组成八国联军,讨伐秦国,然而曹宣公不幸在军队里逝世。曹国公子负刍杀了曹宣公的太子,而自立为国君,为曹成公。各诸侯国的国君请求讨伐曹成公,但此时诸侯霸主晋悼公人认为,公子负刍(曹成公)在和秦国作战中有功劳,请求等到以后再讨伐。之后,曹国的另一位公子子臧准备逃亡,曹国人都要跟随他逃亡。曹成公感到恐惧,承认罪过,而且请求子臧留下来。子臧返回曹国,然后把采邑还给曹成公。

两年后,公元576年,诸侯联军讨伐曹成公,并将曹成公逮捕,送到京师洛阳。各诸侯国希望子臧进见周王,并让子臧成为曹国国君。子臧表示自己不能失去节义,于是逃往宋国。这是子臧让国的事件。之后晋悼公对子臧说:“你回去,我送回你们国君。”子臧回国,曹成公也回来了,子臧把他的封邑和卿的职位全部交出去而不再做官。

此时,寿梦成为吴国国君已经十年,而自封为王已经八年。据某些资料介绍,这一年,季札刚刚出生。季札成年之后,寿梦看到季札非常贤能,就希望季札来继承王位。但是季札坚持以曹国的子臧为榜样,以他出生的那一年的曹国子臧的守节让王的事迹为模范,对于王位坚辞不受。

不过季札并没有象子臧那样立即交出自己的采邑,也没有立即交出自己的职位。后来寿梦就让长子诸樊继位,并要求采取兄终弟及制,传承王位,希望最后将王位传给季札,但是王位传到季札的三哥余昧手中,余昧死后,季札仍然不接受王位,最后余昧之子继承了王位,而寿梦长子诸樊之子姬光没能登上王位,只是做为一名将军,常常出征打仗。后来姬光派刺客刺杀了余昧之子,登上王位。到了这个时候,季札才不再在王室中任职,而是居于乡间,不问国事。

在此之前,季札在国际政治舞台之上,大显风光,留下了徐墓挂剑、观周乐、劝子产等事迹,为人称道。尤其是徐墓挂剑的行为,在季札没有对任何人有口头或书面承诺的情况下,仅仅是自己内心的承诺,而毅然遵循,决不违背自己的内心,坚持伸张自己的意气,成为不忘初心的典范,传为千古美谈。至今季札的躬耕之处-江苏丹阳,还将季札做为诚信的榜样,让诚信成为丹阳的精神。

据介绍,在吴国亡国之后,季札的后裔,不再姓姬,而是改姓吴,也有的改姓季。

两百多年后,楚地出现一位名为季布的人,为人仗义,好逞意气,好打抱不平,以信守诺言、讲信用而著称,在楚地很有名气。楚国人中广泛流传着“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的谚语。“一诺千金”这个成语也是从这儿来的。

季布后来参加反秦起义,曾效力于西楚霸王项羽。项羽败亡后,刘邦出千金悬赏捉拿季布,并下令有胆敢窝藏季布的论罪要灭三族。季布躲藏在濮阳一个姓周的人家。

周家说:“陛下悬赏捉拿你非常紧急,追踪搜查就要到我家来了,将军您能够听从我的话,我才敢给你献个计策;如果不能,我情愿先自杀。”季布答应了他。周家便把季布的头发剃掉,用铁箍束住他的脖子,穿上粗布衣服,把他放在运货的大车里,将他和周家的几十个奴仆一同出卖给鲁地的大侠客朱家。

朱家心里知道是季布,便买了下来安置在田地里耕作,并且告诫他的儿子说:“田间耕作的事,都要听从这个佣人的吩咐,一定要和他吃同样的饭。”然后朱家便乘坐轻便马车到洛阳去了,拜见了汝阴侯夏侯婴,并大赞季布的贤能。后来,为防止季布成为象伍子胥那样的人,在夏侯婴说情下,刘邦饶赦了他,并拜他为郎中。汉惠帝时,官至中郎将。

季布在朝中之时,匈奴单于曾经写信侮辱吕后,要吕后做匈奴单于的夫人(其实这是匈奴的习俗,弟弟娶过世的哥哥的夫人,并无侮辱之意),吕后大为恼火,召集众位将领来商议这件事。上将军樊哙说:“我愿带领十万人马,横扫匈奴。”各位将领都迎合吕后的心意,齐声说好。季布说:“樊哙这个人真该斩首啊!当年,高皇帝(指刘邦)率领四十万大军尚且被围困在平城,如今樊哙怎么能用十万人马就能横扫匈奴呢?这是当面撒谎!”

可见,对于一诺千金的季布来说,撒谎是绝对应该要斩首的,哪怕他是皇公贵族,皇亲国戚,也要斩首。也由此可见,季布的仗义、逞意气、有才能,守诺言的性情,与季札完全是一脉相承。

之后,季布接着说,秦王朝正因为对匈奴用兵,才引起陈胜等人起义造反。直到现在创伤还没有治好,而樊哙又当面阿谀逢迎,想要使天下动荡不安。”在这个时候,殿上的将领都感到惊恐,吕后因此退朝,终于不再议论攻打匈奴的事了。

后来,季布做了河东郡守,汉文帝召见他,打算任命他做御史大夫。又有人说他很勇敢,但好发酒疯,难以接近。季布来到京城长安,在客馆居留了一个月,汉文帝召见之后就让他回原郡。季布对汉文帝说:“我没有什么功劳却受到了您的恩宠,在河东郡任职。现在陛下无缘无故地召见我,这一定是有人妄誉我来欺骗陛下;现在我来到了京城,没有接受任何事情,就此作罢,遣回原郡,这一定是有人在您面前毁谤我。陛下因为一个人赞誉我就召见,又因为一个人的毁谤而要我回去,我担心天下有见识的人听了这件事,就窥探出您为人处事的深浅了。” 汉文帝默然不作声,觉得很难为情,过了很久才说道:“河东对我来说是一个最重要的郡,好比是我的大腿和臂膀,所以我特地召见你啊!”于是季布就辞别了汉文帝,回到了河东郡守的原任。

司马迁赞叹季布,晓得要死得其所,而不是吝惜自己的生命。即使古代重义轻生的人,又怎么能超过他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3-21 12: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崇让堂 于 2022-3-21 12:22 编辑

成语典故

一诺千金:意思是通过“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 ,就是现在的“一诺千金”。
楚地有个叫曹丘生的人,擅长辞令,能言善辩,多次借重权势获得钱财。  
他曾经侍奉过赵同等贵人,与窦长君也有交情。季布听到了这件事便寄了一封信劝窦长君说:“我听说曹丘生不是个德高望重的人,您不要和他来往。”  等到曹丘生回乡,想要窦长君写封信介绍他去见季布,窦长君说:“季将军不喜欢您,您不要去。”曹丘生坚决要求窦长君写介绍信,终于得到,便起程去了。
曹丘生先派人把窦长君的介绍信送给季布,季布接了信果然大怒,等待着曹丘的到来。
曹丘生到了,就对季布作了个揖,说道:“楚人有句谚语说:‘得到黄金百斤,比不上得到你季布的一句诺言。’您怎么能在梁、楚一带获得这样的声誉呢?再说我是楚地人,您也是楚地人。由于我到处宣扬,您的名字天下人都知道,难道我对您的作用还不重要吗?您为什么这样坚决地拒绝我呢!”
季布于是非常高兴,请曹丘生进来,留他住了几个月,把他作为最尊贵的客人,送他丰厚的礼物。季布的名声之所以远近闻名,这都是曹丘生替他宣扬的结果啊!  

这件事表明,季布与曹氏有一段关系。奇怪的是,季札与曹国公子子臧的那一段精神上或言辞上的渊源,也是不同一般。季布与季札,从性情信息与人际信息上,都有高度相似的部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3-23 15:0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挂千金之剑的季札 与 行千金之诺的季布

对于一诺千金的季布来说,撒谎是绝对应该要斩首的,哪怕他是王公贵族,皇亲国戚,也要斩首。也由此可见,季布的仗义、逞意气、有才能,守诺言的性情,与不惜舍千金之剑以伸张本初心意之气的季札完全是一脉相承。

对于吴氏族人来说,春秋吴国首次自封为王的吴王寿梦的第四子季札,是比较熟悉的一位吴氏先祖。季札的事迹除了推让王位与徐墓挂剑而令人津津乐道之外,还有观周乐,劝子产等事迹流传于世,孔子赞其为“延陵君子”,司马迁赞其见微知著、慕义无穷。

图片
徐州 挂剑台
延陵季子兮不忘故  脱千金剑兮挂丘墓

春秋时期,吴国的兵器精湛无比,美名远扬。季札的配剑更是价值千金,但是季札认为自己既然在内心深入已经把这千金之剑送给徐国君主,虽然没有口头上与书面上的承诺,但是也一定要做到。可见,与其说季札坚守信用,不如说季札不忘初心,坚守初心,禀承初心,必须伸张本初的心之意气,不得移动。


公元前586年,寿梦继承了吴国国君去齐的国君之位,第二年到洛阳朝见刚刚登基的周简王,回吴国之后即自封为吴王。在寿梦自封为王六年之后,公元前578年,曹国发生了子臧辞国的事件。

这一年,曹宣公与其它七个诸侯国,组成八国联军,讨伐秦国,然而曹宣公不幸在军队里逝世。曹国公子负刍杀了曹宣公的太子,而自立为国君,为曹成公。各诸侯国的国君请求讨伐曹成公,但此时诸侯霸主晋悼公人认为,公子负刍(曹成公)在和秦国作战中有功劳,请求等到以后再讨伐。之后,曹国的另一位公子子臧准备逃亡,曹国人都要跟随他逃亡。曹成公感到恐惧,承认罪过,而且请求子臧留下来。子臧返回曹国,然后把采邑还给曹成公。

两年后,公元576年,诸侯联军讨伐曹成公,并将曹成公逮捕,送到京师洛阳。各诸侯国希望子臧进见周王,并让子臧成为曹国国君。子臧表示自己不能失去节义,于是逃往宋国。这是子臧让国的事件。之后晋悼公对子臧说:“你回去,我送回你们国君。”子臧回国,曹成公也回来了,子臧把他的封邑和卿的职位全部交出去而不再做官。

此时,寿梦成为吴国国君已经十年,而自封为王已经八年。据某些资料介绍,这一年,季札刚刚出生。季札成年之后,寿梦看到季札非常贤能,就希望季札来继承王位。但是季札坚持以曹国的子臧为榜样,以他出生的那一年的曹国子臧的守节让王的事迹为模范,对于王位坚辞不受。

不过季札并没有象子臧那样立即交出自己的采邑,也没有立即交出自己的职位。后来寿梦就让长子诸樊继位,并要求采取兄终弟及制,传承王位,希望最后将王位传给季札,但是王位传到季札的三哥余昧手中,余昧死后,季札仍然不接受王位,最后余昧之子继承了王位,而寿梦长子诸樊之子姬光没能登上王位,只是做为一名将军,常常出征打仗。后来姬光派刺客刺杀了余昧之子,登上王位。到了这个时候,季札才不再在王室中任职,而是居于乡间,不问国事。

在此之前,季札在国际政治舞台之上,大显风光,留下了徐墓挂剑、观周乐、劝子产等事迹,为人称道。尤其是徐墓挂剑的行为,在季札没有对任何人有口头或书面承诺的情况下,仅仅是自己内心的承诺,而毅然遵循,决不违背自己的内心,坚持伸张自己的意气,成为不忘初心的典范,传为千古美谈。至今季札的躬耕之处-江苏丹阳,还将季札做为诚信的榜样,让诚信成为丹阳的精神。

据介绍,在吴国亡国之后,季札的后裔,不再姓姬,而是改姓吴,也有的改姓季。

两百多年后,楚地出现一位名为季布的人,为人仗义,好逞意气,好打抱不平,以信守诺言、讲信用而著称,在楚地很有名气。楚国人中广泛流传着“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的谚语。“一诺千金”这个成语也是从这儿来的。

季布后来参加反秦起义,曾效力于西楚霸王项羽。项羽败亡后,刘邦出千金悬赏捉拿季布,并下令有胆敢窝藏季布的论罪要灭三族。季布躲藏在濮阳一个姓周的人家。

周家说:“陛下悬赏捉拿你非常紧急,追踪搜查就要到我家来了,将军您能够听从我的话,我才敢给你献个计策;如果不能,我情愿先自杀。”季布答应了他。周家便把季布的头发剃掉,用铁箍束住他的脖子,穿上粗布衣服,把他放在运货的大车里,将他和周家的几十个奴仆一同出卖给鲁地的大侠客朱家。

朱家心里知道是季布,便买了下来安置在田地里耕作,并且告诫他的儿子说:“田间耕作的事,都要听从这个佣人的吩咐,一定要和他吃同样的饭。”然后朱家便乘坐轻便马车到洛阳去了,拜见了汝阴侯夏侯婴,并大赞季布的贤能。后来,为防止季布成为象伍子胥那样的人,在夏侯婴说情下,刘邦饶赦了他,并拜他为郎中。汉惠帝时,官至中郎将。

季布在朝中之时,匈奴单于曾经写信侮辱吕后,要吕后做匈奴单于的夫人(其实这是匈奴的习俗,弟弟娶过世的哥哥的夫人,并无侮辱之意),吕后大为恼火,召集众位将领来商议这件事。上将军樊哙说:“我愿带领十万人马,横扫匈奴。”各位将领都迎合吕后的心意,齐声说好。季布说:“樊哙这个人真该斩首啊!当年,高皇帝(指刘邦)率领四十万大军尚且被围困在平城,如今樊哙怎么能用十万人马就能横扫匈奴呢?这是当面撒谎!”

可见,对于一诺千金的季布来说,撒谎是绝对应该要斩首的,哪怕他是王公贵族,皇亲国戚,也要斩首。也由此可见,季布的仗义、逞意气、有才能,守诺言的性情,与不惜舍千金之剑以伸张本初心意之气的季札完全是一脉相承。

之后,季布接着说,秦王朝正因为对匈奴用兵,才引起陈胜等人起义造反。直到现在创伤还没有治好,而樊哙又当面阿谀逢迎,想要使天下动荡不安。”在这个时候,殿上的将领都感到惊恐,吕后因此退朝,终于不再议论攻打匈奴的事了。

后来,季布做了河东郡守,汉文帝召见他,打算任命他做御史大夫。又有人说他很勇敢,但好发酒疯,难以接近。季布来到京城长安,在客馆居留了一个月,汉文帝召见之后就让他回原郡。季布对汉文帝说:“我没有什么功劳却受到了您的恩宠,在河东郡任职。现在陛下无缘无故地召见我,这一定是有人妄誉我来欺骗陛下;现在我来到了京城,没有接受任何事情,就此作罢,遣回原郡,这一定是有人在您面前毁谤我。陛下因为一个人赞誉我就召见,又因为一个人的毁谤而要我回去,我担心天下有见识的人听了这件事,就窥探出您为人处事的深浅了。” 汉文帝默然不作声,觉得很难为情,过了很久才说道:“河东对我来说是一个最重要的郡,好比是我的大腿和臂膀,所以我特地召见你啊!”于是季布就辞别了汉文帝,回到了河东郡守的原任。

司马迁赞叹季布,晓得要死得其所,而不是吝惜自己的生命。即使古代重义轻生的人,又怎么能超过他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4-21 13:4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一诺千金的季布来说,撒谎是绝对应该要斩首的,哪怕他是王公贵族,皇亲国戚,也要斩首。也由此可见,季布的仗义、逞意气、有才能,守诺言的性情,与不惜舍千金之剑以伸张本初心意之气的季札完全是一脉相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当代吴氏  

GMT+8, 2022-6-26 09:10 , Processed in 0.29484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