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崇让堂

初访深吴会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6: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崇让堂 于 2021-11-23 16:10 编辑

解密深吴会


深吴会
全称:深圳市深吴文化专业委员会。
性质:非营利性民间社团

职能:研究吴氏传统文化、交流学术成果、联谊吴氏宗亲、搭建共同发展平台,为全国各民族以及世界各国的宗亲们架设友好往来的桥梁,服务社会公益事业。

深吴会成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中,世界各国的华侨中,年满18周岁的吴氏宗亲、宗姑、宗嫂,只要热爱中华人民共和国,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遵纪守法,按时缴纳会费(荣誉会长可以免交),都可以成为吴氏宗亲会会员。

深吴会是经过深圳市社科联旗下的深圳市传统文化研究会审批备案的合法民间组织,只接受党政机关的领导,不接受其它任何社会团体的领导,与世界各地吴氏宗亲会都是兄弟团体关系,只有友好交往,没有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

深吴会的荣誉会长、会长、副会长、秘书长等管理人员,与普通会员的权利和义务都是同等的。

深吴会收取会费,用于支持办公和与外界交流费用。接受个人或团体的捐赠,用于公益活动。一切捐赠是自愿的,不搞非法融资,不参与水滴筹等个人筹款活动,财务开支公开透明,接受会员监督。

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典范,世界经济发展的窗口,国内外诸多宗亲都来到这里发展,会中的族系、字辈错综复杂,无法理顺,但都是吴祖三公的传人,所以在深吴会不排资论辈,只以年龄的长幼来确定相互尊称。
全世界吴氏宗亲都是炎黄子孙,龙的传人,热爱自己的祖国,是会员最基本的尊宗品质,有叛国行为的人,不能入会。

深吴会与其它宗亲团体的异同


相同点
不同点
深吴会优势
深吴会
其它
1
民间团体
有审批有证
有的无证
合法
2
服务宗亲
范围大
有局限于一个支系
活动范围广
3
同宗参与
无男女界限
只限男丁
更人性化
4
经费自筹
都是自愿
有定额交纳
没有负担
5
互尊互重
没有辈份之分
辈分严格
更自由
6
有管理机构
权力义务同等
长辈有特权
更公平
7
公益活动
不参加水滴筹 不集资
经常有筹捐发生
更轻松
8
约束条文
以法律为准绳
有严格的族规
更自然
9
外事活动
自愿 自费
有资格指派
更理性
10
团体活动
每周都有
一年一到两次
更活跃

天下吴氏一家亲,愿我们在这个大家庭中健康发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6: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悟


梁同学研究生要毕业了,毕业最后的作业是一部自编自导的微电影《村播》。通过一部手机的故事,反映山区村民对科学的追求和向往。

开拍前经过多次考察,选定了江西吉安市吉水县水南镇金城村大垇村小组为拍摄点。

11月19日,梁导和他妈妈带领摄影组成员(都是梁导的同学)一行十人,从上海赶到南昌。在昌北机场汇合北京请来的专职演员六人,以及南昌的大个子演员(梁导的同学),包车赶到吉水县城。梁导的大舅从深圳赶到吉水。集合后,一同来到水南镇金城村一农户家中,放下行李前往大垇村小组,熟悉环境。

11月20日,梁导父母的同事一行五人清早从南昌出发,赶到拍摄点。二舅夫妇,三舅从南城带着家乡的土特产和青菜,赶到拍摄点,他们是利用双休日赶来做群演的。

开拍从11月20日开始,到11月25日结束,历时六天。时间紧,任务重,每天七点半出发,晚上九点到十点回住地,最晚的到晚上十一点四十分才回。

大垇村小组山高路遥,离金城村六公里山路,金城村离水南镇十六公里,水南镇离吉水县四十公里。为了方便,选择了村民老曹家的一栋三层小洋楼住下,吃住在这。吃的是农家小菜,三十多人住在这,床不够,打地铺,睡沙发。被子不够,挤一挤。卫生间只有三个,热水供应困难,要洗澡,难。

为了方便赶上班的人员,不耽误上班,他们先拍。

大个子话剧演员骑着借来的一辆瘪了气的破自行车,扮演邮差,艰难地行驶在山间小道上,累得满头大汗。忙了一天,拍完他的戏,乘夜还赶回南昌。

梁导父母同事五人,扮演群演,由于对山里天气估计不足,冷得可怜,晚上五个人挤在客厅的一组组合沙发上过了一夜。

二舅、三舅扮演群演,晚上二舅在车上睡了一晚,三舅在一个木沙发上用旧衣服裹着靠了一夜。

拍摄组的年轻人,不惧艰苦,废寝忘食,起早摸黑,为了拍摄质量,不厌其繁。饿了啃几片饼干,困了喝一瓶咖啡,晚上回来还要研究剧情,修改剧本,安排第二天工作。特别是24日,主要演员不慎摔跤,擦破了脸,不能演下去了,时间只剩下一天了,换人不可能,他们通宵没睡,改剧。才使第二天顺利完成任务。

专职演员们在艰苦条件下毫无怨言,认真表演,绝对服从年轻导演的指挥,为了不出差错,利用清晨和晚上反复地对台词。

中巴司机李师傅自始至终陪伴着,接人送人送饭,送器材,长时间待命,无怨无悔。

房东曹师傅,从遂川工地赶回家,协助妻子安排好吃住,尽心尽力,无微不致,并带领当地村民免费扮演群演角色。

村支书吴书记直接关照村委会的被子全部借给我们,打印机免费提供,随时可用,还经常看望大家。

23日,由县、镇、村组织的七十多人的违建拆迁队,开到大垇村执勤,计划三天。这样我们的拍摄计划就无法施行。经过协商,为了下一代的成长事业,县镇开绿灯。他们停工两天。给拍摄工作的完成提供了方便。


梁导父亲,由于工作关系,抽不出空来,远在上海,随时关注着拍摄全过程,妈妈、大舅极力做好后勤保障工作。

经过多方合作,齐心协力,拍摄如期完成。通过这次活动,感受到组织的关怀,社会的和谐,领略到年轻人可贵的创业精神,感悟到只要众志成城,没有什么事情办不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6: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恩浩荡 儿系心中

2020年12月10日下午三点到晚上十点,南山白石洲京基百纳广场二楼港湾宴会厅,灯火通明,高朋薄座,载歌载舞,一片喜气洋洋的场面,叫人羡慕。那是办什么喜事呢?

原来是深吴会常务副会长耿洲宗亲,在为母亲(深吴会宗嫂联谊部部长)吴杨伟贞举办生日晚宴。

你看寿星与丈夫(深吴会荣誉会长)标华宗长,满面霞光,又唱又跳,多开心啊!

深吴会长阳会长、吴梁莲宽宗嫂、遇春、鸣镝、书娴、振军、宜聪、吴福、开文、世强、中坤、太初等十多位宗长、宗嫂、宗姑,应邀前往祝贺。

耿洲宗长的亲朋好友、左邻右舍、寿星夫妇的友人等,前往庆贺。宴厅里人头攒动,齐聚一堂。人们一会儿唱,一会儿跳,一会儿拍照合影,一会儿对饮,欢天喜地,好不气派,都夸寿星有福气哟!

歌声中,歌颂祖国,歌颂党,歌颂毛主席。用红歌赞美新中国,赞美人民英雄。用流行歌曲庆贺生日、祝寿、感恩。唱出了心中的喜悦,生活的风光,跳出了美感、快感、幸福感,与寿星同享天伦之乐。

这是一种快乐,是一种享受,是一种感恩,也是一种报答。是孝的体现,德的传播。作为儿女,记住父母生日,是起码的孝。当然不一定所有人都要摆这样的排场,只要有心在父母生日之时,一家人或找几位嘉宾,小酌一番,也就体现了心中的爱。

愿世间儿女懂得感恩。

恭贺寿星生日快乐,奉献两联作贺:
延陵群上添瑞气 京基百纳庆颐年 可喜可贺
吴门高歌颂母德 海屋咏诗倾南门 荣耀萱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6: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余地

我们夫妻俩,两次从赣州到深圳,出现了两次故事。

一次来深圳过年,我们在老家搞了点土特产,做了些腊肉、香肠等,还帮邻居带了些年货,总共有几十斤。第一站在赣州女儿家住了一晚。女儿帮我买好来深圳的火车票,把我们送到车站,她体谅我们带的东西太多,累。就去找小红帽帮忙,没找到,找来两个家属工,付了30元钱劳务费。两个家属工把我们的行李抬到候车天桥,火车还没有到,她们说火车来了,会帮我们送上车。火车来了,不见人影,火车走了,我们人走了,东西落下了。

只好打电话叫我女儿回来,雇人把行李拉到托运处,托运工说,要一周才能收到。一周?里面的鱼、肉不就臭掉吗?没办法,又打的把这些行李从火车站运到汽车站托运。到了深圳,再打的从汽车站把行李运回家。这一折腾,花了几百元钱。还劳心劳力。本当追究两个家属工的责任,孩子们都说,家属工攒点钱不容易,算了。

我们来深圳总是把赣州作为中转站,先到赣州休息一两天再走。又一次,我们从赣州来深圳,女儿买好了票,孩子们总是想父母多留一会儿。算好时间送我们到火车站,我们去取票,取我老婆的票时出事故了。把身份证放上去,打出来的票是赣州到柳州的。再刷一次,打出来的票是赣州到南昌的。火车快到点了,怎么办?火车站走了一圈,只有工作窗口,管理人员找不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女儿都急哭了。情急之下,我再刷了一次,这次票正确了。我们急急忙忙地进站上车,晚一分钟就误点了。

我本来就是时间观念很强的人,经过两次教训,我候车最少都要提前一小时到,给自己留点时间余地。

给时间留有余地,就是预备好中途出现的、预料不到的事,耽误时间留下空间。有的人出门总是丢三落四,就是没有给自己留下时间的余地,慌里慌张,结果出错。

做人也是一样,做什么事都要留点空间,不要满打满算,电脑设计的东西都会出错,何况人生百态呢?做事做人都要给自己留好余地,有了余地,遇到突发事情,才有回旋的机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6: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笑话四则

面子很重要

有一个小山村,住着一户人家,厨房后面有一眼清泉,想把它围成一口井供饮用,叫来石匠到家里住,准备第二天清早动工。第二天清晨,女主人下山到十里外的集镇赶早圩买菜,结果到下午两点才回家。怎么回事?一家人急死了。
原来她在买菜时,多付了一元钱给卖菜人,想起后去找卖菜的,人已经回家了。经打听卖菜的住在他家逆方向六里以外。她追到卖菜人家,说明情况后卖菜人不认账。吵着吵着,她休克了,直挺挺地躺在卖菜人家大厅里。卖菜人吓倒了,她醒来后赶紧给她钱,赔礼道歉,恭恭敬敬地把她送出门。
回家后,家人说她为一元钱费那大的劲不值,她回答说:一元钱是小事,人家会认为我是二百五。

稀奇的礼物

树墩四十多岁了,想姐姐啰。姐姐家附近正好有一个庙会。他背了个军用黄背包去三十里外赶庙会,顺便去看看姐姐。到姐姐家吃餐中午饭。好久没去,总得买点礼物给外甥吧。
近晌午了,他买好礼物放在军包里,顶着烈日,赶到姐姐家,把军包挂在姐姐家房门后面,就去跟外甥玩。
姐姐开始忙着做饭,没留意,做完饭看到弟弟的军包在滴水,心想,弟弟变乖了,来我家还会带礼特。好奇心使她打开了军包,结果发现五根木棍。

伟大的0分

小谢的儿子在学前班读书,考了个蛋,老师把成绩告诉了小谢。
小谢回家后,把儿子叫来训话。
“你替死,考0分啦。”
儿子争辩说:“我还算可以啰,还得0分,有的人才只有4分呢”

过把啤酒瘾

啤酒刚上市,喝过的人称之为马尿。喝过的人极少,喝了回来,总得吹吹牛:“我喝过啤酒啦。”
有两个年轻人进城,也想来过把啤酒瘾。在饭店炒了两个菜,各人叫了一瓶啤酒,拿来啤酒就使劲地摇晃着。然后打开瓶盖,一股清泉喷出,直射饭店楼板。“哎呀!这啤酒是假的!”两小伙子拿着啤酒大叫着到服务台找服务员理论,结果被服务员奚落了一番。回到餐桌,啤酒只剩下了五分之一瓶了,总算过了把啤酒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6: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迎新年


二零二零多事年,
新冠肺炎全球传。
务工上学受阻碍,
聚会喜庆被拖延。

出门个个不要脸,
故人相遇把头点。
公共场所人稀少,
外出旅游有风险。

祸不单行昨夜行,
二零二壹已来临。
福无双至今朝至,
风调雨顺祐万民。

新年前程美如锦,
发奋努力奔前景。
露出庐山真面目,
丰硕伟绩年终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6: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望子成龙

望子成龙,人之所愿。谁不想儿子成龙呢?能不能成龙,那就难说啰。要看“天时,地利,人和”吧。

“天时”就是机遇、机会。现在的机会很多,就要看你能不能抓住,能不能合理利用。要使“天时”利用合理,就要了解子女,了解他们的特长,爱好,因势利导,进行培养。而不是头脑发热,管他们喜不喜欢,什么都让他们学,一会儿英语,一会儿数学,一会儿写作,学一下音乐,再来个美术,还有个书法,学了跆拳道,又要学足球----,只要有的就得学。儿子们厌倦了。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古人云“艺多不供家”,渊博就难啰!

“地利”就是环境,给子女的学习营造良好的环境是必要的。环境有生活环境、读书环境、活动环境、创作环境等。

生活环境,一日三餐有保障,定时定量。衣着合体、干净整洁。房间整齐,睡眠安静。使孩子有幸福感。有的人说是带孩子,其实整天在麻将桌上过日子,饭不做,衣裳不洗,孩子饿了,抓一把钱,去外面买点吃的,这样怎么叫他们成龙呢?

读书环境,选择学校是有必要的,但不是绝对的。在家里同样要有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要让学生能较舒适地自主学习,家里天天一群牌友打牌,一群酒友喝五幺六,孩子能静心学习吗?

活动环境,创作环境,创造机会,让孩子走出校门,家门,到社会去,参观、学习、交流、合作、探趣,培养兴趣,产生好学感,求知欲,激发创造兴趣。

“人和”,就是教育,教学是老师的事,教育就是家长的事,道德教育是重中之重,礼仪教育,养成教育,都很重要。没有道德的“龙”,成“龙”还是“虫”。

教育不是口头禅,身教重于言教。有一家长生了两女一男,三个孩子都很聪明,女孩两个较听话,男孩就调皮啰,天天一群同学赌纸镖,抽屉、书包、口袋都是纸镖,学习不用心,老师告知家长,家长把儿子叫来训话。儿子顶撞说:“你天天打麻将赌钱,我只是赌点纸。”从那天起,这位家长再也不打麻将了,儿子也不赌纸镖。几年后,三个孩子都考上了大学,成“龙”啦!

父母是孩子的榜样,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要想孩子成“龙”,你就是龙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6: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牛年话牛

新年茶话会上,领导寄语发扬“为人民服务孺子牛,创新发展拓荒牛,艰苦奋斗老黄牛”精神。

牛年将至,我们也来夸夸吴氏家族中的“牛”。他就是江西省南城县龙湖镇原党委书记吴金龙。

六十年代末,他和一批年轻人响应“五七”指示精神,“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农村是一个广阔天地,在那里是大有作为的。”从上海下放到南城县岳口乡西坑村种田。西坑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偏僻小山村,烂浆田特多,生活艰苦。他不怕苦,不怕累,众多知青中他表现突出,受到当地组织和群众的好评。

七十年代后期,乡政府看中了他的人品,把他推荐到抚州市师范学校学习。成为第一批工家兵学员中的一员。师范毕业后,分配到南城县最边远的乡级中学龙湖乡(后改镇)中学教学。他工作认真,责任心强,不久担任教导主任。

除了教学及教导工作外,他利用业余时间自学了木工活、皮匠活。有空时,帮老师们做点家具,维修家具,做鞋修鞋。活干得好,有求必应。老师们都称他为吴师傅。

八十年代初,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他作为知识分子中的人才,被提拔为龙湖乡乡长。一任三届(十五年),在这期间,不图名,不夺利,坚持原则,铁面无私。乡里配备的一辆132小车,他很少用,更不私用。人们称他为吴蛮子。蛮子工作原则蛮,他对待学生则是另一种情怀。他坐车出去看到学生在路上走路,一定要停车把学生带走,这也是老师的本能吧。

我们乡镇街道长约一公里,坑坑洼洼,货车经过太多,压路成槽,槽中积水,晴天下雨都要穿高筒鞋出门。他任职期间,集资修路。做水泥路,工作量大,那时没有机械设备,都是手工操作。规划、拆迁、开沟、做路基、路面硬化,一搞就耗了半年时间。这半年时间里,他天天晚上十一、二点钟回家,早晨四、五点钟起床,工作在工地上,就是县里召开一些无关紧要的会,他也不参加。每填一板车石头、砂子,每拌一包水泥,他都要盯着,一点不合格,返工,决不放过。大家都说他要路不要老婆。在他的监工下,这条街道近四十年了,没出现过一个洞。别的乡镇街道都已经翻修过四五次啰,有的领导风趣地说,这条街道被他搞得太好了,弄得我们搞不到项目。

九十年代,乡干部在县城集资建住房,他也搞了一套。房建好了,装修没钱,跑到农行龙湖营业所,请求贷款。当时营业所所长(跟他是亲戚)说:“你当了十五年乡长装修房子没钱,太寒酸了吧!不要贷了,我借你两千。”其实他当时没有任何负担,他老婆是老师,两个人都有工作,一个儿子不要他负担,他弟弟帮他养着。

九十年代末,他提升为龙湖镇党委书记,,后调到县质监局,任局长,在质监局退休。

大家评评,这条“牛”,牛不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6: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平凡的执着


在龙湖,人们只要提起吴金花,个个都会翘起大拇指把她夸。

吴金花是宣公后裔志清公名下,江西南城硝石马饲塘支系吴忙伢之女,她出生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的屠户之家。从小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和劳动技能教育,在娘家是一个乖巧、勤劳、能干、孝顺的好姑娘。

成年后 ,她嫁到万家。丈夫万义金是南昌人,父母早亡,与兄长万义员两人跟着别人躲日本军逃难到龙湖定居。解放初,领导看他人小机灵,家庭贫穷,就招他去当兵,在县政府做警卫,退伍后分配到龙湖粮管所工作,月薪十八元。

结婚后,虽然家中一贫如洗,但他们相敬如宾,生四男一女,个个生龙活虎。人多事多,家中繁杂家务就多了,她一人承担。丈夫休假回家,她不让他做家务,热茶热饭伺候着,待夫为客。家里搞得有条有理,窗明几净,一家人着装朴实整洁,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子多母苦”。这么一大家子人,丈夫一个人的工资是很难维持的,为了弥补家庭开支,她除了打点自己的家务外,早上帮饭店做早点,做米粉,白天帮粮管所,供销社装卸车,打包----,干粗活累活。两百多斤的包也得扛,早上半夜起床,有时还加夜班,劳劳碌碌半辈子。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努力,盖了新房,儿女都培养成人,一个个陆陆续续成家了,件件事办得有体有面。

事办好了,该享晚年清福了。可她心不死。种菜、养鸡、养鸭、做酸菜、梅菜、豆角干,萝卜干等,一包一包地包好。孩子回家看望她,都不能空手回去,总得带上些干菜、水菜、鸡蛋之类。听说孩子们要来,先将他们各自的房间打扫干净,日用品备足摆好。他们回去后,又要全部清洗、晒干、折叠包装存放好,让后代们有着大家庭的幸福感。

每次逢年过节,那就更忙啰。有时还要起早摸黑。过节包粽子、做馒头、包子,冬至后做霉豆腐,过年,水豆腐,油豆腐,米糖。做起来就不少,分别送给儿女、亲戚朋友、左邻右舍,都是免费的。

她家周围居住的都是农民,她体谅农民的辛苦,每天帮邻居们免费烧好开水,用热水瓶装好,他们收工来取,碰到下雨,帮他们的衣服叠好,其它东西,一家一家的收捡好,分门别类放好。邻居们外出做事,没有后顾之忧。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一个年近八旬的人,还是这么执着。在她看来,帮助了别人,就是自己的幸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6: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江西抚州南城龙湖镇五角口小学 一个学生一个老师


2014年3月,《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发布,国家发改委、公安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等六部委有关负责人于2014年3月19日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新型城镇化规划将统筹推进人、地、钱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体制机制改革,逐步破除城乡二元结构及城市内部二元结构。2020年实现1亿人在城镇落户。农民工大量进城务工,农业人口减少,农村人口减少,导致农村小学的生源减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当代吴氏  

GMT+8, 2022-5-25 10:45 , Processed in 0.49315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