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05|回复: 4

安庆地方志 1949 - 1979 (部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23 14: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49年9月上旬,安庆开展人口普查登记工作,历时1个多月结束。全市总户数18412户,总人口78806人,其中男41468人、女37338人。1956年,安庆中学更名为安徽省安庆第一中学,安庆市第二初级中学更名为安庆市第三中学。1957年,安徽安庆工业学校更名为安庆市第六中学。校址宣家花园。1963年,大渡口镇划归东至县,第九中学更名为第八中学。建马山宾馆,填筑湖心路。在黄梅戏青年演员训练班基础上建立安庆黄梅戏艺术学校。1959年3月10日,集贤关煤矿l号井发生透水事故,26人遇难。1961年,安庆长江汽车轮渡建成通航。

1966年5月20日 市委常委成立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8月18日至11月26日,全市各学校组织红卫兵分批到北京接受毛泽东主席检阅。1966年8月26日 安庆二中、三中的红卫兵、安徽水电学院、安徽工学院的学生及专区农机厂、安庆报社、市房产公司的工人约千余人到迎江寺砸佛像,焚烧佛经、旗幡帐幔、袈裟,砸毁法器。10月14日,安庆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成立,为第一个全市性造反组织,从此群众组织分为两大派。

1967年,造反派出版《新华社电讯》,旋改名《新安庆报》。2月27日 造反派中断安庆至各地电讯达6小时。3万余人集会游行,支持安庆军分区、人武部,反对“红恐”(即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革命造反红色恐怖战斗兵团)。市公安局宣布“红恐”为反动组织。6月23日市公安局为“红恐”平反。3月15日 由安庆军分区支持的地、市造反派组织夺权,建立军干群“三结合”的安庆地区革命委员会,在人民广场举行有4万人参加的成立誓师大会。会后游行示威。此后,从地区到基层,层层夺权。群众组织分成支持夺权和反对夺权的好派(认为夺权好得很)与屁(认为夺权好个屁)。6月27日“屁派”创办《安庆战报》。

1967年7月6日,“好”“屁”两派首次大规模武斗开始,持续2个多月,全市停工停产,波及8县,岳西县近千农民进城参加武斗。封锁江面79天,水上交通一度中断。7月12日 造反派在武斗中烧毁市油粉厂棉籽库。18日炸市交通局大楼。24日炸毁专署水利局底楼。28日炸安庆军分区瞭望台。次日烧森工局大楼。7月底炸汽车公司。7月31日 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就制止安庆武斗发出指示。8月1日烧玻璃厂。8月7日,“好派”创办《曙光报》。9月10日,两派又在市人委、地委、专署农林局、安庆师范附小等地枪战,双方均有伤亡。10月 安庆实行军事管制。

1968年1月20日,两派发生第二次大规模武斗。地委大楼、振风塔等均被造反派武装人员占据。水陆交通中断。工厂停工,商店停业,学校停课。武斗持续2个多月。1月21日 造反派在武斗中炸交际处(今安庆宾馆)。25日炸毁肉厂冷藏库。30日炸食品公司大楼、房管局大楼及水电安装门市部大楼。1月22日 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批准“安徽省军事管制委员会关于解决‘一二○’武斗事件的4条措施”。解放军战士徒手至振风塔宣传,被造反派枪杀2人,伤11人。

5月25日 造反派在师范附小及地委大院等地枪战。次日,解放军战士遭造反派枪击,受伤30余人、死亡1人,枪弹被抢夺。7月3日 两派在湖心北路原钢铁厂附近发生枪战。第三次武斗开始,持续近1个月。7月5日 造反派冲击驻市交际处和港务局的解放军部队,抢走武器弹药,打伤指战员。7月17日 造反派冲击驻市委和专区血防站的解放军,抢劫武器弹药,打伤指战员。7月19日 省革委会通知安庆两派主要负责人各15人7月23日去合肥,协商解决上交武器、停止武斗、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巩固“革命大联合”、实现“革命三结合”问题。8月3日 省革委会主任李德生来安庆,命令两派就地交出武器,并拘留两派武斗头领,武斗被制止。

8月9日 安庆专区抓革命促生产第一线指挥部发出《关于迅速建立安庆地区革命生产新秩序的紧急通知》。8月14日 专区抓革命促生产第一线指挥部通知,要求建立和坚持“早请示、晚汇报”、“天天读”制度,大力开展“三忠于”、“四无限”活动,布置“忠”字环境,开展“忠”字活动,沿着“忠”字道路,攀登“忠”字高峰,把安庆地区的每个单位办成“红彤彤的毛泽东思想大学校”。全市出现大量制作毛主席像章、家家户户设宝书台、人人跳忠字舞、献忠心的活动。

1971年,大观区赤卫中学更名为市第十二中学,市机床厂九一六中学更名为市九一六中学,安庆化肥厂七二七学校中学部、小学部分别更名为市第六中学、市红卫小学,安庆八一八中学更名为市第四中学,市东方红中学更名市第十中学。

1972年,市光明街小学改建为市第十三中学,校址关岳庙。新宜路二小改建为市第十一中学,校址人民路。4月2日 在原集贤关煤矿址成立市水泥厂筹备处。地方筹资40万元。4月26日 全市开通步进制自动电话,替代手摇电话机。

1973年,全市先后有11300多名干部、医务人员、知识青年和居民下放农村。市钢铁厂、氮肥厂、纸厂、染织厂的民兵组织配备战备高炮。市委成立民兵领导小组并成立市民兵指挥部。

1974年,全市掀起批林批孔运动高潮,5月23日 东方红影剧院(皖江影剧院)失火,整个剧场被烧毁,损失70万元。7月10日 石化总厂改在西北郊九里十八湾兴建。石化总厂化肥厂动工兴建。

1975年,市委举办区、局、组负责人评论《水浒》理论骨干学习班。

1976年,东方红蔬菜公社红旗小学改为市第十四中学,东风公社一二二六小学改为市第十六中学,卫东公社红卫小学改为市第十七中学。2月 大南门内市东方红小学改建为市第十五中学。清明节前后城区单位、群众自发开展悼念周恩来活动。百货大楼前十字路口出现花圈。6月17—18日 市委在人民剧院、胜利剧院、工人之家3个会场召开“认真学习、深入批邓、高举‘鞍钢宪法’旗帜,进一步开展工业学大庆群众运动大会”。9月,毛泽东逝世消息传来后,在民众剧院设灵堂,全市干群纷纷前往吊唁。10月 全市广泛开展揭批林彪、“四人帮”群众运动。11月9日,石化总厂一期工程炼油、热电、机修、供水厂、油轮码头等投产。

1977年5月14日 大渡口轮渡东方红339号与铁驳相撞沉没,淹死78人,损失150万元。

1978,撤销工厂革命委员会,革委会主任改为厂长。4月10日 全市影剧院实行敞门入场制度。卫东公社恢复原名十里铺公社,东风公社恢复原名肖坑公社,东方红公社恢复原名华中路蔬菜公社。9月8日 市援越街恢复原名吴越街。重建安庆市师范学校,校址在东郊老机场。11月24日 在市体育场召开万人大会,依法逮捕造反派头子李贤民、杨泗川、朱家启、李爱浩等。12月15日 安庆九一六中学恢复安庆市第一中学校名。

1979年,对全市地主分子、富农分子、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进行评审摘帽。全市“四类分子”679人,摘掉帽子531人,纠正错戴61人,其余于1982年全部摘掉帽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4:28:03 | 显示全部楼层
1967年 安庆武斗 目击记

据介绍,文革中参加武斗的人,主要是城里人(或城郊的公社社员),是有城市户口的人(包括北京的、上海的、清华大学的、等等)。城里人在武斗开始的七年之前的大饥荒之中,基本上没被饿死,有的只是挨了饿,米和菜不足量,营养不良,造成浮肿,其它并无大碍。农村人(乡下人)很少有参加武斗的。在1960年大饥荒中饿死的人,主要是在农村的人,是有农村户口的基本群众,不包括生产队长与大队长以及民兵之类的农村人。


1967年7月6日上午,我从福建前线炮兵部队回乡探亲,从九江乘船抵达安庆时,因安庆城里发生大规模武斗,造反派不准客轮靠岸下客。轮船只好下行到枞阳港停靠。我从枞阳下船后沿着江堤步行70余里回家,一路上遇到三道岗哨盘查,站岗的都是荷枪实弹的造反派,他们见我是现役军人,又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和福州军区颁发的军人“通行证”,没有多盘问就放行了,最后一道岗值勤人员要我进城后靠墙根、街边走,注意安全。

从东门大栅子进入市区,在夕阳下,只见街上一片混乱,两派武斗人员都各自占领了制高点。红房子(市粮食局大楼)及百货大楼、市图书馆等高层建筑物上,有佩带“红卫兵”袖章的人员,他们手执步枪或冲锋枪,不时地往这里瞄瞄,朝那里放几枪,冷枪声不断。两派的大喇叭都在广播自己的节目,或播送最高指示,或呼“造反有理”、“打倒党内最大的走资派”等口号,或互相指责漫骂,或发表“告全市人民书”等。

总之,火药味很浓,令人毛骨悚然。我好不容易沿着人民路、吴越街转到孝肃路,刚到翠芳照相馆门前,就见旁边有具男尸躺在血泊里,周围有几个人啧啧议论,一打听才知道死者是个大学生,名叫黄鹤楼,几个小时前他从外地到安庆市某单位报到时,走在这条路上被突然飞来的子弹打中头部,当场倒地身亡,后来人们从他的衣袋里翻出报到证才知道是位大学生,名叫黄鹤楼。因为他在安庆举目无亲,加上武斗又十分激烈,一时没人给他收尸,其惨状目不忍睹。

离开孝肃路,经姚家口,向北一拐便进入平心桥。此时平心桥5号门口有几个人在愤愤不平,说武斗太坑人,使不少人死于非命。我一打听,说一位妇女在平心桥井边洗衣被不知哪儿来的冷枪子弹打死,还有一位青年女子在家门口梳头也中了流弹,现在生死未卜。

从平心桥向北几百米便到了张家拐,此时我又见到有个戴“红卫战士”袖章的青年人被另几个造反派战士追打,一时弄得头破血流。那个青年人虽受了伤,仍然不顾一切地向前跑;后面几个手执铁棍的人拼命地追,边追边减:“抓住他!抓住他!……”我想上前劝阻,不知谁是谁非,只好作罢,带着无奈的心情继续赶路回家。

从张家拐向西北几百米便到了荷花塘,我的家就住在荷花塘西北角——黄花亭59号。虽然只是三间租来的小平房,又破又旧,但那里毕竟是我的家,家中有老父亲和弟妹,还有年轻美丽的妻子和两个幼小的女儿,一年多未与亲人见面了,我归心似箭,三步并作两步行。

我本想回家和亲人团聚,享乐天伦,殊不料,家中已四分五裂。妻子参加“红旗军”,弟弟加入“尖刀班”。父亲和妹妹虽未参加造反派,但他们却倾向“好”派,认为共产党领导好好的,为什么要造反夺权?对此很不理解。至于“七·六”事件,一说是某(好)派故意设障制造车翻人亡来阻止“屁”派赴省请愿;一说是车速过快造成交通事故,自食恶果,不要嫁祸于人。谁是谁非,各执一词,我更是一头雾水。虽然我的家已乱得不像样子,但当时有“最高指示”,云“大乱才能大治”,故也不以为然。

为了弄清真相,我决定走访安庆城。

第二天上午,我冒着酷暑到我当年当民警时曾经工作过的西门县下坡一带访问。途经中医院时,只听“叭”的一声,一下把我的草帽打飞了,不知哪儿打来的冷枪,使我大吃一惊。我拾起草帽一看,帽顶上打了一个洞,真险啊!要是子弹再低一厘米,我的脑袋就开花,现在想起来真有点后怕。我看走在街中间很危险,就沿着街边绕到西门县下坡,先后访问了汪老伯、乌树青、汪老太等五位我最熟悉的老居民。从他们的言谈中,我得知许多人都不造成武斗,特别是对一味夺权、造反很反感。

之后,我又转到大南门、四牌楼和人民路几位老同事家访问。曾与我在一起当民兵的江厚福、严德春、老陈等人都反对武斗。对武斗中惨死的人员表示同情和惋惜。当谈到7月6日早晨的人形河车翻人亡之事时,他们一致说,经过公安交通部门现场勘察鉴定,确系因车速过快造成交通事故,并非人为破坏制造事端,“屁”派利用此事大做文章,抬着尸体,带着枪支上街游行,似乎也事出有因,但武斗升级,危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是令人痛心的。他们都希望“要文斗,不要武斗”。

从他们的介绍中,我知悉市委大门楼内存放不少在武斗中丧生的人员。赶赴现场一看,果然有八、九具尸体,有男有女,有工人有学生,他们血肉模糊,因天气炎热,已有异味,引来苍蝇到处飞,那场面真叫人难受极了。

也许当时我受了毛主席关于“人民解放军要支持左派群众”最高指示的影响,当天傍晚回家后便情不自禁地奋笔疾书,写了一份长达两千多字的《走访安庆的感想》,署名为“东海一兵”。妻子发现后百般阻挠,骂我别引火烧身,我不听劝阻,用复写纸复写三份后,就分别送到两派司令部及安庆驻军。我想用这份“感想”材料列举的事实,呼吁两派停止武斗,建议安庆驻军要全力制止武斗。

我说,同是安庆人,相煎何太急,互相残杀,只能使亲者痛,仇者快。当然,我这份“感想”并未站在公正立场上一碗水端平,而是对其中一味造反夺权、打打杀杀的那一派批评较多,故而引起他们的不满。他们想惩罚我,但又不知“东海一兵”是谁。后来《曙光报》全文刊登《走访安庆的感想》,广播喇叭里也同时播出后,矛盾就更加激化了。

我的妻子听到后大骂不休,这一骂又使我弟弟知道“东海一兵”就是我,立即跑到“尖刀班”报告去了。那一派终于从我弟弟的告密中,得知了我的姓名,并决定逮捕我。正当他们派几个武装人员来抓捕我的时候,那一派却提前派人通知我,要尽快离家到他们司令部暂时避一避。当时这派司令部在孝肃路老地委的小楼上。我带着5岁的女儿小云到那小楼上后,几个造反派小青年随意摆弄手枪玩,结果走了火,“叭”的一声,一发子弹打在我们准备就寝的床头,把墙壁打了一个洞,吓得我的女儿“哇”地哭了起来,我见了很不高兴地说,枪不能随便摆弄玩耍,弄不好是要人命的。可那几个小青年不当一回事,仍然玩枪。我看苗头不对,谢绝了他们的好意,带着女儿回到了家。

到家没一会儿,弟弟又去报告了他们的头头,不一会又有几个武装人员匆匆而来,幸好我的几位在公检法机关任职的老同事,捷足先登,提前几分钟把我带到二监“保护”起来。第二天,他们又派吉普车把我送到合肥,我从合肥辗转回到福建前线部队,躲过了一次劫难。




图片

安徽部分地区红卫兵“扫四旧”收缴财物统计(1966年6月—10月15日)



图片

安徽部分地区红卫兵“扫四旧”收缴书籍文稿统计(1966年6月—10月15日)



图片

1969年1月至7月安徽省“群众专政”情况统计



以上资料来源:《安徽省志·公安志》



关于安庆武斗中的好派与屁派



1967年3月15日 由安庆军分区支持的地、市造反派组织夺权,建立军干群三结合的安庆地区革命委员会,安徽省军区安庆军分区的大校军衔的布翰襄担任革委会主任,陈振亚、齐世钦、钱俊瑞、骆斌等为副主任。在人民广场(或黄家操场、交际处广场,具体的不记得了)举行有4万人参加的成立誓师大会。会后游行示威,发出《给毛主席的致敬电》、《夺权通告》和《告全区人民书》。此后,从地区到基层,层层夺权。群众组织分成支持3.15夺权和反对夺权的好、屁两派。据说,在武汉与南京,也有好派屁派之分。



安庆武斗的相关传闻



一、关于武斗的开始。据工厂同事中的老员工说,当时的两派,双方都是保卫毛主席,将革命进行到底。对于夺取市委市政府的权力举动,一方认为好得很,一方认为好个屁(据介绍,当时也有第三派,自称为逍遥派,主要活动就是男女谈恋爱,从不理会好派与屁派的革命行动与夺权的是非曲直)。于是,双方在一起辩论,摆事实讲道理,而后发展成漫骂,一方先骂人,另一方立即回骂,谁与不服输。人说“骂人无好话,打人无好拳”。骂着骂着,就开始相互吐口水,然后就一方就开始对另一方扇耳光,抡拳头,一方打输了,就抄家伙拿棍子打斗,于是对方一看,用棍子打不过,就拿刀来砍,另一方一看你拿动刀子,我就去搞枪。于是双方都拿来枪支弹药,武斗开始。



二、关于安庆的武斗,印象特别深的,是书法家胡苏明的孙子被打死了。他墓上的碑文“为有牺牲多壮志 敢叫日月换新天“,就是胡苏明老先生撰写的。后来我到二中读书,他的姐姐胡晓曼是我们班主任。一晃,半个世纪过去了。

  

三、一个红卫兵之死  (中国经济时报 2008年12月19 日 作者:袁鹤群 )



作为“文革”的亲历者,在这场灾难结束数十年之际,我不禁想起了在安庆武斗中丧生的红卫兵头头何天喜。



1966年“文革”爆发时,安庆一中成立了“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高中学生何天喜成为红卫兵的几个主要头头之一。1967 年,随着运动的逐步升级,五花八门的群众组织之间出现了分裂,围绕着“3月15日”夺权,在安庆形成了“好派”与“屁派”两大派别。一派说“ 3.15 ”夺权就是好,故称“好派”;另一派说好个屁,故称“屁派”。“屁派”与“好派”由最初的对骂到相互扔石头、打棍子,再发展到真枪实弹地打起来。在安庆共发生了3次大的武斗,时间是1967年的夏天至 1968年的上半年,我估计在武斗中一共死亡100多人,其中包括被流弹打死的群众,部分尸体装进棺材,曾陈列在二郎巷老法院的厅堂里,我在一次武斗结束后去看过。看了以后,真是令人感到触目惊心。



何天喜是“屁派”,我已记不清他是在第几次武斗中丧生的,但他的丧生过程我是知道的。在安庆一中与军分区之间,有一条窄窄的巷道,蜿蜒曲折达数百米。如从南边进入的话,入口处在军分区大门的左边,出口处在一中后门,再前面是一个大操场。当时的某一天,何天喜带着一支全副武装的小分队从这条巷道的南边进入,行至不远,发现对面来了一支全副武装的“好派”武斗人员。双方立即交火,但对方出手更快,一枪便击中了何天喜,而且这一枪击中的恰恰是他的咽喉部位,何天喜当场毙命。



何天喜丧生后,由于当时武斗激烈,无法妥善安葬,就将他的尸体匆忙草率地埋葬在东门交际处(今安庆宾馆)的大院子里。武斗停止时,“屁派”将他移葬。记得是一天的上午,我随着一些人赶到交际处,看到大院子里有数人正在把何天喜的尸体从土坑里起出来,我看那坑顶多只有两尺深。被起出来的尸体,先停放在坑沿旁,然后重新装棺。何天喜全身穿着草绿色的军装,当然是无领章帽徽的那种军装,这是那个时代红卫兵的标准着装。他这一身的穿戴,已被尸水全部浸湿透了,发出阵阵难闻的气味。



武斗结束后,安庆一中(当时叫九·一六中学)在校内,即距离学校大门不远、靠近左边的一处空地上,建起一座规模可观的“烈士墓”,将武斗中丧生的包括何天喜在内的4名学生集中埋葬在一起,并称他们为“革命烈士”。而随着“文革”的结束和被彻底否定,一中校内的这座所谓的“烈士墓”被拆除,4具棺木被迁葬别处。



“文革”的最大悲剧在于,使社会的秩序遭到前所未有的破坏,使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下降为动物与动物之间相互残杀的关系,人性恶的一面在正大光明的旗帜和口号下表现到了极致。何天喜在安庆武斗中丧生,就印证了这一点。



四、据一位同学的父母说,武斗时期,当时他们夫妻二人走在路上,看见他们的一个熟人在车上,对着另一个熟人开了一枪,中弹者身子往前一扑,倒在地上,然后死去。他们夫妻二人与开枪者与中弹者,三者之间都是熟人,而且事情不是发生在大规模的武斗中,是属于打冷枪,而且是在背后开枪,不知道开枪者与中弹之间有没有私仇。总之在当时,他们很长时间没有把这件事对任何人说。



五、鬼故事



当时安庆的政治中心在孝肃路一带,从东围墙到锡麟街,分别是地委、老政协、地区公安处、老行署(地区政府)。所以在1967年的那个春夏之交安庆的两支造反派在这里聚集,以孝肃路为界,一派占路南,一派占路北,有的上民房,有的在路边放了沙包,俨然是打仗的样子。他们的武器有步枪、手枪,还有两挺机枪,其余的人都是拿刀持棍。在一天下午两派的火拼终于爆发了,一番枪战后死了十几个,接下来几百个杀红了眼的年轻人就像现在痞子打群架一样在孝肃路上砍杀,到晚上双方都撑不下去了,谁也没占上风,剩下的都撤了。



第二天省里派了调查组来,安庆的公安和民兵来清理现场,地上到处是一滩滩的血,光尸体就有四五十具。当时天气热,人们怕会很快腐败发臭,负责清理现场的省里官员就让民兵和群众把这一大堆死人抬到“工人之家”里去,当时工人之家是一个电影院,那里边有空场子,结果剧场里的舞台都堆满了尸体,走道里也放了尸体。然后民兵和附近的群众又拉来了很多大冰快,放在剧场里降温,等着家属来认领。几天后被领走的只有一半,那时已经有很多尸体发臭了,人们又找来板车和三轮车全拉到火葬厂火化了。



后来的几十年,工人之家以及后边的安庆职工学校里一直都不太平,我二姑一直住在吕八街,她说七八十年代的时候一到深更半夜剧场里总是传来一阵阵惨叫,像是一群人在打架。我一个同事的女儿80年代的时候在职工学校里上一个培训班,一天回家晚了,看见走道的楼梯上有一个人,她当时没当回事,结果走到旁边,那人立即消失了,就像变戏法一样,把她吓个半死。后来一些大小龙门出来的学生都说老红楼的屋顶隔层里有“东西”,工人之家里也是长年不见阳光,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就一直留在那里。





老城闲人的叙述



图片

安庆战报 创刊号



《安庆战报》合订本为安庆市收藏家协会第一任会长白启云私藏,安庆革命到底串联会主办,1967年6月27日创刊,1967年8月14日第7期,主办单位改为安庆市红造会(属于“屁”派),1967年11月15日第40期,包括错版、号外,增刊等,前后共48期。



“好”派也有一份报纸,报名是《曙光报》。到目前为止,《曙光报》只见过零散单页,没有像白启云这样保存相对完整的。



“好”与“屁”两派最终从“文斗”发展到“武斗”,1967年7月6日是分水岭。次日(7月7日),安庆革命到底串联会主办的《安庆战报》(第5期),在头版以几近整版的篇幅,刊发署名“本报宜纺通讯员”和“本报记者”的文章《七·六血案始末记》,并配发“本报编辑部”评论《千刀万剐方解恨》,这就从舆论上把派别之间武斗氛围,营造到了极端。



图片





导致安庆武斗的7.6事件



1991年7月,安庆市档案馆编印《“文化大革命”期间安庆大事记》,关于这起事件,有专门文字介绍:



安庆好派和屁派集中在安庆纺织厂,因辩论发生冲突,而导致武斗打伤多人。当天屁派群众组织派人去合肥向省军管会告状。在桐城县人形河翻车,死亡三人,造成所谓“七·六事件”。安庆第一次大规模武斗自此开始。武斗双方先是使用石头、铁棒、雷管、炸药、猎枪,以后上升到使用步枪、冲锋枪、机关枪、手榴弹等武器。这次武斗持续两个多月,全市停工停产,波及安庆八县,水上交通一度中断,国家财产损失严重,死伤数十人。



1996年5 月22日《安庆日报·文艺副刊》刊发的《曾别人间二时许》,是书法家卢安民对这段经历的回忆:



1967年7月6日,“闻说厂里有人为了调停磨擦,不使事态扩大,动身去合肥《省军管会》反映情况。当时,我正处在学习书法篆刻的初始阶段,又刚刚从合肥安纺印染厂调回安庆工作才半年之久,与家乡书画界道友结识无多,在自学的过程中由于碑帖及书法理论书籍的难觅,正在如饥似渴之时,故而乘此机会,搭上厂里这趟便车到合肥拜谒老师葛介屏先生。”却不料“赴合肥途中,因车祸所致,一刹那间,曾别人间二时许。”



其中一段文字是这样写的:



解放牌大卡车在当晚十点左右从三中附近驶出,风驰电掣般地向前疾驶,初夏凉风掀起衣襟,给疲乏的头脑带来一丝快意,我渐渐进入了梦乡,灵魂在黑与白的线条中游荡,于笔歌墨舞里接受洗礼。突然,一刹那间黑白混淆,我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被惊醒,随即将我的身驱掼入了桐城境内百年河大桥下面的河滩上。事情来得那么突兀,我的大脑神经唯一能反馈出的信息,只有两个大字“完了”!



凌晨四点,在别离人间二时许后,我慢慢地睁开被肿胀挤压的双眼,终于从死亡的黑三角中回到了尘世(同行28人中死去的三位不幸者,分别坐卧于我对面和左、右,故戏称之“为死亡三角区”)。我当时的样子非常吓人,腰被摔伤,右手腕骨折,在眼角处被拉开一道口子,在桐城医院缝了六针。



图片

不知道谁是这些文章的作者



图片

1967年7月7日《安庆战报》“伤员一览表”
这些伤员现在应该有七十多岁了
(上图中的伤员:纺织厂的43人、木材综合加工厂2人、公园大队2人、安庆师范1人、建筑公司1人、二中1人、四中1人)


图片



图片



7.6事件后的事件

1967.07.12 “造反派”烧毁市油粉厂棉籽库。

1967.07.18 “造反派”炸了交通局大楼。

1967.07.21 “造反派”炸了市二中仪器楼。

1967.07.24 “造反派”炸毁专区水利局底楼。

1967.07.28 “造反派”炸毁军分区了望台,并烧了市粮食局新盖宿舍大楼。

1967.07.29 “造反派”烧了森工局大楼。

1967.07  “造反派”炸了汽车公司。

1967.07.31 周恩来总理就制止安庆武斗发出指示。

1967.08.01 “造反派”烧了玻璃厂。



图片



图片

图片拍摄者是收藏家白启云

照片上的被炸建筑,是交通局(安徽省汽车运输公司安庆分公司)办公大楼

被炸时间是1967年7月18日

不知道是好派还是屁派放置炸药



图片


回忆录



1967年我14岁。自从1966年小学毕业考试之后,已经整整一年没有上学。7月6日当天,在援越街(吴越街)与人民路(新宜路)相交的丁字路口,我看到屁派抬着三具尸体游街,但当时并不说是车祸,而是对立派殴打致死。安庆市民为之震惊,因而取得几乎一边倒的舆论支持。因为胆小,随尸游行至文化馆(劝业场)就没有前行。后听说在子弹壳(梓潼阁)附近,有一女性说出车祸真相,结果被要求与死者亲嘴。大人们说到这个场面,个个一脸惊恐。



当天傍晚,天要黑不黑的时候,街上突然响起了警报。警报是百货商场顶层钟楼发出来的,凄厉而恐怖。安庆市民大多没听过,顿时慌乱一片。大概也就几十秒钟时间,整个大街就如水洗一样,看不到一个人。我老姐当时正从第一人民医院(黄家狮子)往家里走(钱牌楼),至江毛水饺(三步两桥)门口,警报拉了起来,吓得不顾一切往家里跑,慌乱之中还跑丢了一只鞋。



十三、四岁的少年时代,最大的担心就是毛主席万一去世了怎么办?还好街头大字报上有解惑,说医学工作者根据毛主席身体做出判断,说伟大领袖可以活到150岁,这让我们毛头小孩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图片

73岁的毛泽东



“文革”结束后成立的“中共中央文化大革命武斗事件调查组”,于1978年6月-1979年8月,经向当事人了解情况、经整理相关材料、复核有关资料后统计出:从1966年至1975年间,向当地革命委员会、政法部门、军管会(组)报案、备案,伤亡10人或以上的武斗事件有57227件,其中伤亡100人或以上的武斗事件有9790件,地方驻军奉命介入的事件有2355件;申报、报案亲属失踪的有227300多人。


以下是其中伤亡最严重、最惨烈的武斗事件(按时间顺序排列):



1、青海西宁“二二六”事件(1967年2月26日开始) 死亡822人

2、黑龙江伊春武斗事件(1967年7-8月) 死亡1944人

3、湖南怀化武斗事件(1967年8月-11月) 死亡13300多人

4、四川宜宾大武斗 (1967年6月-68年3月) 死亡21100多人

5、内蒙古内人党事件(1967年10月-69年5) 死亡56200多人

6、安徽蚌埠、淮南武斗(1968年5月-9月) 死亡3433人

7、陕西宝鸡武斗(1968年12月-69年2月) 死亡13300多人

8、广西南宁“四二二”惨案(1968年4月-7月) 死亡人数101000多人



伤亡最严重、最惨烈的武斗事件(按死亡人数多少排列)



1、广西南宁“四二二”惨案(1968年4月-7月)   死亡人数101000多人



1968年4月-7月,广西南宁地区两派群众组织130多万人参与武斗和自卫反击,军区5间武器库的枪支弹药被抢掠一空,包括支援越南抗美战争的武器在铁路线上就被抢掠。4个月时间,发生规模性武斗22起,有175000多人伤亡,其中死亡人数101000多人,报失踪33115人。周总理派去的调查组中,也有3人被枪杀。据说,广西南宁武斗是文革中死伤中严重的。



2、内蒙古内人党事件(1967年10月-69年5)   死亡56200多人



1967年10月20日-69年5月底,内蒙古发生"内人党"特大惨案。中共党员、干部、知识分子、农牧民、知识青年(主要来自北京、河北、山东的66届、67届、68届大专毕业生),有56200多人被杀害,多达377000多人被关押,受冤案打击迫害的人达355万多人,占当时内蒙古自治区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3、四川宜宾大武斗 (1967年6月-68年3月)   死亡21100多人



1967年6月-68年3月,四川宜宾地区两派群众组织,就“刘结挺、张西廷,是毛泽东司令部战士还是刘邓司令部黑干将”发生激烈斗争。中央文革1968年1月表态:刘、张是毛主席司令部战士,长期受到刘邓在四川的代理人李井泉、廖志高之流的迫害。当地驻军随即跟着表态,对另一派群众组织实施无产阶级专政,展开了激烈的武斗。参与动用武器武斗的有17万多人,有两个团兵力介入,造成43800多人伤亡,死亡21100多人。军队在宜宾地区实施戒严长达15个月。



4、湖南怀化武斗事件(1967年8月-11月)   死亡13300多人



1967年8月-11月,湖南省怀化市职工红卫兵造反派占领、接管了怀化劳改农场、劳改工厂。军队奉命进驻,遭到武力阻止。劳改农场、劳改工厂的囚犯们被武装起来编成敢死队,向军队发动进攻。军队奉命镇压反革命武装叛乱,造成37700多人伤亡,其中死亡13300多人,军队伤亡430人。



5、陕西宝鸡武斗(1968年12月-69年2月)   死亡13300多人



1968年12月-69年2月,陕西省宝鸡地区八间兵工厂展开“清理阶级队伍”政治运动,7万名职工有45400多人(一多半)被列为阶级异己分子、历史反革命、现行反革命,其中有297人被当地军管会宣判死刑立即执行。第二天,全地区发生大动乱,驻军报称发生反革命暴乱,展开追击,于是追击和反追击战斗开始,出动了坦克、装甲车、四筒平射炮、喷火器等投入战斗,死伤48300多人,其中死亡13300多人,死者中包括军管组组长、政委、宝鸡市革命委员会军代表。宝鸡驻军营房两栋被炮火击毁。



6、安徽蚌埠、淮南武斗(1968年5月-9月)   死亡3433人



1968年5月-9月,安徽省蚌埠、淮南,85间企业单位的职工发动第二次造反,要揪出“李葆华在安徽的代理人”,包围了两地的革命委员会,占据了铁路、公路交通长达12天。中央文革派调查组,毛泽东派往东兴带队下去了解情况。中央文革把事件定性为反革命性质,说“搞反攻倒算要追查黑后台”,从合肥等地调动5万武装民兵,配合驻军限时缴械自首。期限到后,展开进攻和逮捕。在长达35天围剿、追捕中,有7300多人伤亡,其中死亡3433人,军队、民兵伤亡525人,827间建筑被损毁。



7、黑龙江伊春武斗事件(1967年7-8月)   死亡1944人



1967年7-8月,黑龙江省伊春市林业局筹备革命委员会,因派性激发,对立的两大派都以“革命造反派”“毛泽东思想捍卫者”自居,经过15天协商,双方均拒不接受在席位上的妥协,又因争夺财权,矛盾激化,发生冲突,开始抢掠市财政、银行。地方驻军参与支左,导致武装对峙。8月2日-8月25日,武斗升级。37座政府建筑物被毁,两座军营遭炮弹攻击,230多名官兵伤亡。在武装冲突中,有3750多人伤亡,有记录的死亡名单为1944人,多数是林场职工和家属。



8、青海西宁“二二六”事件(1967年2月26日开始)   死亡822人



青海西宁武斗扩大到省委、省政府、军民用机场。省公安厅、西宁市公安局被占据,3所大学、12所中专、职校、35间军工企业职工参与造反,从2月26日到3月5日持续武斗,曾出动"T55"型坦克等重型武器,造成2177人伤亡,死亡822人。



图片

全国唯一的一个文革武斗死难者墓群
重庆沙平坝文革墓群

图片



据介绍,文革中的揪斗与批斗,指的是对被批斗者摆事实并加以漫骂与喊口号(不过如果此时有人要用棍子殴打被批斗者,估计也没有人出来阻拦),骂完之后就没人管了,然后被批斗者自己走回家,估计工资不会被减被扣。回家之后,有的人该吃的吃,该喝的喝,有的人自杀。

图片
章伯钧 安徽枞阳人  
民主同盟和农工民主党创始人之一
中国头号右派


附:文革期间被文革中部分名人自杀及受迫害致死的名单



1.邓 拓人民日报总编辑,杂文家1966.5.17 服毒致死。  

2.吴 晗 北京市副市长,历史学家1968.10.11 狱中自杀,死前头发被拔光。  

3.范长江 名记者,曾任人民日报社长1970.10.23 在河南确山跳井身亡。  

4.翦伯赞 历史学家 1968.12.18与妻子戴淑婉服安眠药致死。  

5.上官云珠著名电影演员1968.11.22 病中跳楼身亡。  

6.容国团 世界乒乓球男单冠军1968.6.20 北京龙潭湖畔槐树上吊自杀。  

7.姜永宁 乒乓球国手1968.5.16 在拘留室上吊自杀。  

8.傅其芳 国家乒乓球队教练1968.4.16. 在北京体育馆自缢而死。  

9.熊十力 国学大师1968.5.24 绝食身亡。  

10.顾圣婴 著名女钢琴家1969.1.31 与母亲弟弟开煤气全家自杀。  

11.严凤英 著名黄梅戏演员1968.4.8 服安眠药死于医院,传死后被解剖,在体内找发报机。  

12.老 舍 著名作家1966.8.24 跳北京太平湖溺死。  

13.储安平 前光明日报总编,大右派1966.6.7 传跳海自杀或被红卫兵打死。  

14.李翠贞 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主任1966 开煤气自杀。  

15.沈知白 音乐理论家 1968 自杀。  

16.傅 雷 著名翻译家1966.9.3 与妻子朱梅馥上吊自杀。  

17.金仲华 老报人,上海市副市长1968.4.3 在书房上吊自杀。  

18.陈梦家 新月派诗人,考古学家1966.9.3 自杀。  

19.叶以群 文艺理论家,上海文联副主席,上海作协副主席等 1966.8.2 跳楼身亡。  

20.李立三 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1967.6.21 服毒身亡。  

21.萧光琰 化学家1968.12.10 被拷打后服安眠药身亡,其妻女随即同日服药自杀。  

22.杨嘉仁 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主任1966.9.6 与妻子程卓如开煤气自杀。  

23.刘盼遂 北师大教授 时间不明 被打死后,尸体浸水缸诬为自杀。  

24.闻 捷 著名诗人1971.1.13 用煤气自杀。  

25.言慧珠 著名京昆剧表演艺术家,言菊朋之女,梅兰芳之徒,俞振飞之妻,上海市戏曲学校副校长 1966.9.11 在浴室上吊自杀。  

26.田保生 国际法学家 时间不明 不堪凌辱与妻子双双自杀。  

27.高仰云 天津南开大学党委书记1966 被红卫兵毒打后跳河自杀。  

28.俞大因 北大生物系教授,丈夫曾昭伦 时间不明 不堪凌辱自杀而死。  

29.周瘦鹃 鸳鸯蝴蝶派作家1968.8.12 在苏州周家花园跳进身亡。  

30.张宗燧 物理学家,中科院学部委员,张东荪二子 1969 清队时因对毛的物质无限可分有异议被迫害,北京中关村中科院宿舍中上吊身亡。  

31.顾而已 著名电影导演1970.6.18 了解蓝苹历史而备受迫害,上海天马电影厂工具棚上吊死。  

32.刘绶松 武汉大学教授1969.3.16 批斗后与妻子杨嘉仁自杀身亡。  

33.罗广斌 小说《红岩》作者1967.2 跳楼自杀,另一说是他杀。  

34.冯大海 作家 时间不明 跳楼身亡。  

35.许政扬 文史学者,南开大学教师1966 不堪凌辱自沉住处旁小溪。  

36.田家英 毛泽东秘书1966.5.23 在中南海毛泽东书房走廊上吊死亡。  

37.饶毓泰 南开大学教授,中科院院士1968 上吊身亡。  

38.李广田 云南大学校长,著名作家。1968 跳河身亡。  

39.李 达 哲学家,中共一大代表1966.8.24 自杀。  

40.谢家荣 地质学家,中科院学部委员 时间不明 自杀而死。  

41.赵宗复 太原工业大学教师 时间不明 跳楼身亡。  

42.姚 溱 中宣部笔杆子1966.8 康生秘书李鑫恐吓后上吊死。  

43.陈笑雨 文艺评论家,笔名马铁丁1966.8.24 游街后跳北京龙潭湖自杀,另一说为投永定河。  

44.王重民 史学家,胡适弟子,北大图书馆学系主任 1975.4.16 自杀。  

45.海 默 电影剧作家 1967 在地下室陈尸7天被指自杀。  

46.周予同 文史学者,复旦大学教授 时间不明 自杀。  

47.陈又新 上海音乐学院管弦系主任1968 跳楼自杀。  

48.小白玉霜著名平剧演员 时间不明 毒打后吞食安眠药自杀。  

49.李平心 历史学家1966.6.15 自杀。  

50.周小舟 前湖南省委书记1966.12.25 在广州被批斗后服安眠药自杀。  

51.雷春国 云南德宏州副州长1967.1.12 杀死妻子和一儿一女后自戕。  

52.杨 朔 著名散文作家1968.8.3 服安眠药而死。  

53.郭世英 郭沫若之子,北农大学生1968.4.22 说毛泽东思想也应该一分为二、八个样板戏未必没有值得改进的地方等等。一个直接的导因是他跟女朋友打电话时用了英语,当时是为了练习英语口语,结果被同学听见,说他里通外国,把他抓了起来关押在学校里,遭批斗后从关押处跳楼身亡。  

54.郭民英 郭沫若之子,音乐学院学生1968 郭世英死后不久自杀。  

55.远千里 诗人,河北省宣传部副部长1968.6.22 关押时用刀片割颈动脉而死。

56.刘克林 《大公报》名记者1966.8.6 在中宣部堕楼死另说是他杀。  

57.孟秋江 作家,前《大公报》记者1966 在上海跳楼自杀。  

58.姚启钧 华东师大教授1966.8.4日 跳楼身亡。  

59.舒绣文 女影星 1968 在监狱中自杀身亡。  

60.黄绍闳 著名民主人士1966.8 自杀。  

61.徐 冰 中共中央统战部长1968 自杀。  

62.张琴秋 中国纺织工业部副部长1968.4.22 被诬蔑为叛徒跳楼自杀。  

63.郭兴福 南京军区步校教员,“郭兴福教学法”创立者 1969.1.30 杀死三个孩子后,与妻子双双自杀,获救后被判死刑。  

64.阎红彦 云南省委第一书记1969.1.7 服安眠药自杀。  

65.赵九章 物理学家 1967 批斗反动权威后自杀。  

66.孔 厥 《新儿女英雄传》作者1966 劳改回京跳陶然亭湖自杀。  

67.赵慧深 著名表演艺术家,在《雷雨》中成功饰演繁漪闻名 1967.12.4 含恨自杀。  

68.马连良 京剧表演大师1966.12.16 在天津全副剧装服毒死。  

69.应云卫 电影艺术家1967.1.26 自杀(另一说是猝死于游斗的车上)。  

70.陈 琏 陈布雷女,林业部教育司副司长,全国妇联执委,胡耀邦为她题写了“家庭叛逆,女中英豪” 1967.11.19 从十—层楼上跳楼自杀。  

71.国璋 陕师大地理系主任,教授1966.8 与妻子范雪茵双双上吊自杀。  

72.陈昌浩 原中央政治局委员,红四方面军总政委,红军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主席,马列学院副教育长,中央编译局副局长 1967.7.30 服大量安眠药自杀。  

73.张绍昌 著名药理学家,曾执教哈佛,演员陈冲的外祖父 时间不明 自杀。  

74.张宗颖 天津社会学家,张东荪的三儿子 1966 妻子吕乃朴遭到“斗争”后一起自杀。

75.陈同度 北京大学生物学家1968.8.28 “清队”中被折磨,服毒自杀了。  





文化大革命期间受迫害(受虐)而死者部分名单



1.刘少奇 国家主席  1969  

2.彭德怀 国防部长、元帅  1974  

3.贺 龙 国家体委主任、元帅 1969  

4.陶 铸 国务院副总理  1969  

5.张霖之 煤炭工业部部长 1967  

6.贾拓夫 原国家计委第一副主任 1967  

7.许光达 国防部副部长、大将  1969  

8.张学思 海军参谋长,张学良之弟1970  

9.田 汉 作家、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党组书记 1968  

10.赵树理 作家 1970  



11.邵荃麟 文学评论家 1971  

12.侯金镜 文学评论家 1971  

13.邹大鹏 中央调查部副部长1967  

14.刘秀峰 建筑工程部部长 1971  

15.章伯钧 民盟中央副主席 1969  

16.何 伟 教育部部长 1973  

17.南汉宸 中国民主建国会副主委1967  

18.陈正人 第八机械工业部部长1972  

19.钱 瑛 监察部部长 1973  

20.廖鲁言 农业部部长  

21.徐子荣 公安部副部长  

22.胡锡奎 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处书记  

23.刘锡五 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会副书记  

24.王其梅 西藏军区副政委 1967  

25.刘 仁 北京市委第二书记  

26.谢家荣 中科院地质所 1966  

27.沈知白 音乐学家 1967  

28.李嘉言 古典文学专家 1967  

29.喜铙嘉措  佛学家 1968  

30.胡先(马肃)文学评论家 1968  

31.陶 然 文学评论家 1966  

32.陈翔鹤 小说家 1969  

33.伊 兵 戏剧评论家 1968  

34.彭柏山 小说家 1968  

35.张宗燧 中科院物理所 1969  

36.杨伟名 陕西户县城关镇七一大队农民党员 1968、5、5  

37.潘天寿 著名画家 1971  

38.盖叫天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江南第一武生 1971  

39.叶渚沛 冶金学家  

40.张家燧 昆虫学家  

41.吕 荧 美学家 1969  

42.周信芳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1975  

43.刘芝明 文艺活动家  

44.蔡楚生 电影导演  

45.杨 朔 诗人作家  

46.孙维世 导演  

47.陈翔鹤 作家  

48.郑君里 导演  

49.巴 人 文艺评论家  

50.孟 超 诗人剧作家  

51.焦菊隐 导演  

52.魏金枝 作家  

53.肖也牧 作家  

54.周洁夫 作家  

55.曹荻秋 上海市长 1976  

56.傅连璋 卫生部副部长 1968  

57.陶 勇 海军副司令员 1967  

58.刘 仁 北京市副市长 1973  

59.张国峰 山东省公安厅厅长1968  

60.高心泰 淮北市委书记 1967  

61.刘国璋 宜宾地委组织部副部长1967  

62.吴亚雄 南昌铁路局局长、党委副书记 1968  

63.张国士 市建筑公司经理 1968  

64.刘 健 上海外轮公司副经理(越剧演员傅全香的丈夫) 1968  

65.张志新 辽宁省委宣传部干部批评林彪 1975.4.4割喉枪杀  

66.遇罗克 工人 1970.3.5  

67.毛应星 教师批评文革江青1970.4.14枪杀  

68.吴晓飞 南昌市第一中学高一学生、抨击林彪江青 1970.2.17枪杀  

69.时传祥 掏粪工,著名劳动模范1975.5.19  

70.张坤豪 工人、为刘少奇辩护1970、2、25枪杀  

71.忻元华 技术员、批判文革1970、5、30  

72.官明华 云南兵团四师女医生, “文字狱”,反林彪 1971、3、12枪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4:2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崇让堂 于 2021-11-23 14:31 编辑

1958年 毛泽东在安徽安庆



1958年9月16日,毛泽东乘乘江峡号轮船到达中国共产党创始人陈独秀的家乡--安庆。这天是星期二,农历八月初四。据相关人员回忆,毛泽东是从黄石上船顺江而下的,到达安庆,差不多接近中午时间了。那天清早,毛泽东就计划在安庆以西江面下水,然后游至安庆码头。可船过望江华阳后,天气突然变坏,江面上起了风,且伴有迷蒙细雨,远远望去,茫茫一片。驾驶台中温度计显示当时的温度只有15摄氏度,但毛泽东丝毫没有改变他的想法,仍按原计划下了水,保卫人员摇着小划子,紧紧随在他身后。毛泽东在波峰浪谷中大概游了50分钟,最后才回到船上。

之后,毛泽东与张治中、谭震林、罗瑞卿、张云逸一起,登上了安庆江岸。这一天,毛泽东在安庆视察了两个地方,先是到安庆一中(1968年9月13日,安庆一中将校名改为九·一六中学)。

大概11点,毛泽东的车队就去了安庆市委钢铁厂(位于龙狮桥的钢铁厂广圩车间)。毛泽东站在工厂西南角刚建成的13立方米小高炉群前。据安庆市副市长张轼后来回忆,毛泽东到小高炉视察时,炉内的铁水,也恰到好处地流了出来。这是经过严格的时间测算的。毛泽东的左右,是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和省长黄岩,安庆市委书记方振华也在一侧。

10月,包括岳西在内的周边5县共18万大军,挺进岳西山区,正式拉开伐树炼铁的大幕。百年以上的古木,也在此期间内砍伐一空。到12月中旬,统计上报的炼铁数字为13.2 万吨(日产最高在3000吨以上),统计上报的炼钢数字为2300吨(但其中可用钢铁,勉勉强强只有300吨)。荒唐的是,用来炼钢的材料,包括从民间强行收集过来的仍可用铁器,数量反过来却有350吨。

不久,这场轰轰烈烈的一场闹剧,无声无息地降下帷幕。

安庆专区岳西炼铁总指挥区的“钢铁英雄”,画面为参与炼铁的农民与土法上马的小炼钢炉;,一是岳西炼铁第一师的“钢铁英雄”

1968年8月30日,新成立的市革命委员会专门下发文件,标题是《关于纪念伟大领袖毛主席视察安庆十周年,开展“三忠于”活动的通知》。3天后的9月2日,再次向各单位下发《关于开展“三忠于”活动的通知》。9月,安庆城出现跳忠字舞,设宝书台,早请示,晚汇报的活动。

毛泽东在安庆游泳10周年纪念日之际。政府相关部门在各单位挑选游泳爱好者中的高手,组织游泳队,分为7组,组成标语方阵,有一只机动船做救护航行。横渡长江,表示紧跟领袖在大风大浪中前进的决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4:3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庚子之难 -- 1960年的《安庆日报》(套红捷报频传)

在1997年方志出版社出版,安庆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纂的《安庆市志》“大事记”上,1960年1月的安庆大事记:



1960年(庚子)
  1月24—26日 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市第四次代表大会召开。
  1月 市第二次文艺工作者代表大会召开。


实际上,在报纸的不断的套红捷报之中,安庆的农村已经出现饿死人的现象。

“大饥荒”年代饿死人最多的五个省:四川、安徽、河南、山东、甘肃。官方公布的安徽死亡人数是237万。当时的安徽省书记曾希圣搞"大跃进"积极,后来搞"包产到户"也积极。搞"大跃进"饿死几百万人,曾希圣没有受处分,在一九六二年初的七千人大会后期,刘少奇要把曾希圣批倒、撤职、枪毙。因为曾希圣搞"包产到户"。1965年,曾希圣调任西南局,安徽造反派将曾希圣从四川揪回安徽批斗时,曾希圣曾说:"我在一九六二年是刘少奇斗下来的。曾希圣死于1968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4:3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革中的批斗
宜庆 鸿声点灯 3天前


图片
章伯钧 安徽枞阳人  
民主同盟和农工民主党创始人之一
中国头号右派  主张成立政治设计院  至今没有平反


目前,在网上找不到开始于1968年下半年并终结于1968年底(或1969年初)的风靡全中国的家家户户以及各个大小单位的“早请示晚汇报”活动的照片与视频,虽然武斗与批斗的照片与视频可以找到一些。

关于批斗,以前听一位同事说,他的爸爸以前是从黄埔军校毕业的,所以在镇反或文革期间受到批斗,他说批斗他的人,都是同一个单位同一个科室的同事在批斗他。看到有人写回忆录,说他被众人(应该也是同事们、或邻居们、或其它熟人)批斗完了之后,就自己走回家,就象开会开完了就散会。在批斗时,批斗的人(同事邻居熟人)不仅可以随意骂被批斗的,也可能可以随意殴打被批斗的,而且没人制止,打完了就散会,各回各的家,估计被批斗者的工资不受影响。

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在回忆录中提到,他被批斗时,也挨了打。而且在书中,单田芳说批斗他的人之中,就有他所在的文艺团的师姐,也就是他的相处很久的同事。不过,在鲁豫有约节目中, 鲁豫在节目现场没敢问单田芳到底是谁、是哪些人在批斗他。

以前看过一篇网文,文中提到在广东韶关南华寺毁坏六祖慧能不朽肉身的那个红卫兵组长的姓名。在有关文革的其它记载中, 很少提到施暴者的姓名。这是那个时代的历史记录中的一大盲点。


图片

1960年代初期 单田芳走穴被罚款登报

那个时候普通工人的工资每月约三四十元

后来成为副总理的吴桂贤,在西北西北国棉一厂当班组长 而且是技术工人 工资是六十七元二角



图片

1960年代初期 在中国的进口手表价格

这些进口手表是单田芳的最爱

他那时有财力卖很多进口手表自己天天换着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当代吴氏  

GMT+8, 2022-1-27 08:21 , Processed in 0.44355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